完整圖文:騎士藍領 Hot Rod Williams (上)

談到騎士,或許大家只記得當今皇帝 LeBron James 所帶領的騎士團,更早前的回憶就是 90 年代中後期的那支慢攻緊守的無聊難看騎士,但再往前回溯,或許會記起曾經在 80 年代末、90 年代初總是被籃球之神 Michael Jordan 當作季後賽征途祭旗的騎士。那支騎士擁有四大中鋒之一的 Brad Daugherty、超準的白人控衛 Mark Price、灌籃大賽冠軍 Larry Nance,甚至也還記得成為 Jordan 絕殺背景的 Craig Ehlo... 但似乎常常忘了,那個頂著高聳大平頭的禁區藍領苦工:John Williams。

這位 John "Hot Rod" Williams,橫跨八0至九0年代 NBA 的最佳第六人之一,在一週前的美國當地時間 12 月 11 日於他路易斯安納州索倫托(Sorrento)的家中因為結腸癌病逝,得年 53 歲。

Williams 的經紀人 Mark Bartelstein 確認了這項訊息。

6 呎 11 吋的 Williams 主打中前鋒,在 NBA 闖蕩 13 個年頭,於 1986-1995 年為克里夫蘭騎士效力時是"Hot Rod"的顛峰歲月,在克里夫蘭的九年他場均有 13 分、7.1 籃板。

「騎士大家庭為 John "Hot Rod" Williams 的逝世感到深切的哀傷,」騎士官方的聲明稿表示:「Hot Rod,首先是個偉大的隊友,也是位值得倚賴的的球員,在他為騎士效力近十年來的歲月,他讓騎士成為值得驕傲的一支球隊。Hot Rod 自願也驕傲的去扛下所有最艱辛的防守任務,他是個充滿才華、無私、多元的球員,不論場上場下,他都贏得了隊友及對手的尊敬。在騎士那值得懷念並成功的一段籃球史中,從許多方面來看,他是個謙遜的無名英雄。」

「Hot Rod 會被懷念,我們對其家人致上最高的哀悼與祈禱。」

其實 Williams 於六個月前就診斷出癌症了,也讓他的前隊友與騎士許多高層感到錯愕。「太讓人震驚了,」在 1986 至 1999 年擔任騎士總管的 Wayne Embry 說:「他是個認真努力的優秀球員,但與球員相比,我更愛他場下的為人。」

「Hot Rod 是個偉大、關懷、無私的隊友,」曾與 Williams 並肩作戰六年的 Danny Ferry 說:「他永遠球隊第一,他也是個有價值、有智慧、非常被低估的球員,他可以防守任何人。我們真的很幸運可以與他成為隊友與朋友。」

頂著那著名搶眼的大平頭髮型,Williams 其實生涯有兩件事情震撼了當時的籃球世界,其一是他在 1985 年於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就讀時,涉入了五件假球事件,這不但讓杜蘭大學的籃球隊解散,也讓 Williams 的身價從 1985 年首輪一路下跌,直到第二輪 45 順位才被當時騎士老闆 Gordon Gund 大膽選入,但官司纏身的 Williams 根本沒法打 NBA。直到最後獲判無罪,Williams 才成功投身 NBA。

另外就是在 1989-90 球季後,Williams 簽下一紙當時 NBA 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合同,邁阿密熱火開出一張 7 年 2650 萬的合約,第一年的年薪高達 500 萬,讓他成為 NBA 當時史上的最高薪球員,甚至還是 Michael Jordan 薪水的兩倍!這是震驚聯盟的數字,因為他沒打過全明星賽,甚至他還不是個先發!這也逼得騎士跟進合約,讓 Williams 以一介替補苦工卻坐擁聯盟最高薪。

不過 Williams 除了這兩件喧騰一時的新聞外,其實他在場上就是個默默苦幹奮力的藍領苦工,他不計較個人數據,一切只為了球隊的勝利。

而這位綽號"Hot Rod"的好漢,他的人生起點其實比起他的籃下奮戰更為艱辛,也讓人佩服他一路走來的努力不懈。

 

貧苦小子

1962 年 8 月 9 號,Williams 出生於路易斯安納州的索倫托,這是個鄰近巴吞魯日(Baton Rouge)的小鎮。Williams 的母親在生產後沒多久就過世了,而 Williams 的父親過沒多久就一走了之,Williams 先是由祖父 Felton Williams 照顧,但祖父已經高齡 78 歲又雙眼失明,所以最後由鄰居 Barbara Colar 女士領養了九個月大的 Williams。本身就有三個小孩的 Colar 是個單親媽媽,他本來是因為聽煩了 Williams 的哭聲才前來看看發生什麼事了,當他來到 Williams 家中,發現年幼的 Williams 躺在髒亂中,於心不忍的 Colar 因此又決定領養 Williams。Williams 就是在這麼艱困的環境下成長。

小小 Williams 喜歡在地上玩著車子,發出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那童趣的模樣使得 Williams 的繼母喚他做「Hot Rod」。

繼母 Colar 女士在 Williams 小時候就鼓勵他可以透過籃球來獲得大學教育,而 Colar 常身兼兩份工作好來維持加計,甚至常常一工作就好幾天沒法回家,他與 Williams 只能住在一輛稱之為『家』的拖車上。而 Williams 在索倫托家附近的球場也髒亂不堪、充滿塵土,但卻讓 Williams 在這裡鍛鍊出一身好球技。「在這些塵土上打球,沒法好好運球,所以我得學會如何不運球而找到機會投籃出手。不然你球運在這卻會彈到另一邊。」

Williams 所就讀索倫托的聖阿曼高中(St. Amant High School),每年平均不到兩成的人可以升上大學,所以 Williams 對於學業也不怎在意,他高三高四的成績讓人搖頭,他是全學年 261 位學生的第 182 名。然而他的籃球好身手,卻讓 LSU 及 SMU 等學校開始注意到他。當年 LSU 教頭 Dale Brown 還記得當時招募 Williams 的過程:「Hot Rod 住在一個小小的拖車中,根本連三個人塞進去都很勉強... 那真的太貧窮了。」對比 Williams 後來在 NBA 揚名立萬,Brown 說:「他是一個真正的成功故事。」當時還很緬靦害羞的 Williams,讓人訝異並沒有就近加入LSU,反而是決定選擇就近加入了路易斯安納州的杜蘭大學綠浪隊(Green Wave)。

 

假球醜聞

四年後,大四的 Williams 以命中率 56.6% 交出 17.8 分、7.8 籃板、2.3 助攻的成績,於 1984 年獲選所屬聯盟的年度球員,然而卻在三月陷入假球風波。有五位杜蘭大學球員被指控涉嫌收取 2.3 萬美金打假球,而事件越滾越大,Williams 被報導指出收受 1 萬美金入學杜蘭,進入大學後,杜蘭總教練 Ned Fowler 更不時供給 Williams 每週 100 美金的費用。事件爆發後,Fowler 教練與兩名助教 Mike Richardson 及 Max Pfeifer 也在校方壓力下紛紛辭職,體育室主任 Hindman Wall 也跟著辭職,杜蘭大學校長 Eamon Kelly 也直接宣布解散校隊,引起 NCAA 軒然大波,讓眾人開始關注違法招生、學分放水、非法假球、甚至到毒品校園氾濫的問題。

壞事接二連三而來,這事件雖然將許多大學籃壇面下的醜事一次揭開,Williams 成為台面上的風暴中心。在大一就成為杜蘭大學的王牌主將,並成為聯盟第一隊的成員,被揭發 Williams 在大二時因為身體狀況與態度問題而幾乎被踢出校隊,杜蘭教練 Fowler 的好友 Jim Hart 指出:「很多次 Ned (Fowler)都因為 John 缺席練球或是極不可靠,差點要將他踢出校隊了,John 影響帶壞了每個人,從他大二那年開始。至於原因為何,我就不清楚了。」而有一位隊友指稱是因為可卡因使得 Williams 的狀態下滑。

然而 Williams 否認一切指控,或許他大二的低迷是因為其女友 Karen Hardy 產下一子 John Jr.,使得年輕的 Williams 焦頭爛額。不過他很快的就在大三及大四復甦,連兩年全隊得分王(19.4 及 17.8),他畢業時僅差 10 分就可以打破校史的得分紀錄。

不過即將畢業的 Williams 此時卻遭逢官司纏身,他的公眾形象大受打擊,而媒體開始拿 Williams 的學業成績做文章,翻出 Williams 當年根本沒有能力通過杜蘭的入學測驗。Williams 被爆料指出曾告訴助教「我根本沒法閱讀英文的部分。」不過隨後教練卻恭喜 Williams 他順利通過測驗。根據資料,Williams 的英文部分是最低分(200),而他的數學只比最低分 200 高出 70 分而已,這兩項的分數大約是在高中生平均英數能力的倒數 4% 及 6%;而全國 SAT 平均約為英文口語 426 分與 數學 471 分,在杜蘭大學,這兩項的平均成績更達 538 與 583 分。

關於報章雜誌的追根究底,不斷的打擊 Williams 的學習能力與形象,Williams 的律師團:來自紐澳爾良的 Joel P. Loeffelholz 及 Alan B. Tusa,還有芝加哥的名律師 Michael J. Green 拒絕回應當年的測驗分數。Green 更明白的表示:「這才是真正的悲劇,杜蘭大學是間富裕、白人的學校機構,你乾脆將他放在哈佛的微積分課堂中算了,到底要 Hot Rod Williams 在該死的杜蘭做什麼?我譴責這些大學的作法!」

Green 還記得當年首次在紐澳爾良與 Williams 見面時的場景:「我僅有六呎高,所以他(Williams)俯瞰著我,但他慢慢的解釋一切,最後他含著淚水告訴我:『先生,請幫幫我,我沒有做錯事。』而我回答他:『我來當你的律師!』」

不過主修體育教育的 Williams,課業的確一塌糊塗,成績幾乎都在 2.0 以下(總分 4.0),比 C 還差,而 Williams 更直言自己根本不知道 4.0、3.0 代表的成績意義。他的課業不論學科術科都很糟糕,他甚至連些排球課、重訓課、足球課都不及格,不過 Williams 的律師 Green 再次強調:「Williams 生在這個世上只有一個原因:打籃球。」

杜蘭的政治學教授 Henry L. Mason 也直言:「我們從那些超級貧苦的高中找來優異的體育健將,而看來他們變得更糟了。」

然而 Williams 唯一拿手的籃球,卻也被人污衊是假球共犯。這位杜蘭王牌,被期許進軍 NBA 的好手,如今卻成為過街老鼠。

到底 Williams 有沒有違法收取金錢,甚至是更嚴重的有沒有打假球?從 Williams 貧苦的出身,這讓人的確不禁懷疑 Williams 能否把持得住,就算不跟富裕的杜蘭大學同儕相比,與一般人相比較 Williams 的家境與際遇絕對是讓人看了欷噓。他們的住所,那輛拖車在 Williams 升大四的暑假燒毀了,Colar 只得舉債重新購買一輛拖車,這間三個房間的拖車加上鄰近的一間兩房公寓,得塞進 13 個人,環境髒亂,根本不適人居。Williams 說:「與杜蘭大學的人相比,我真的太窮了。」然而禍不單行,繼母 Colar 又輕微中風,送醫診治。焦頭爛額的 Williams 就說:「如果我有賺任何一毛錢,我都拿去付媽媽的醫療費了。」而『營養金』這種台面下的制度,其實許多學校都行之有年,根據調查,Williams 的確有收取金錢,但大多是拿去支應家裡的醫療支出。而 Fowler 就供稱:「我給 John 錢,只是因為他有個孩子要養,他的家才剛遭受火災,而他根本身無分文。我怎麼能夠對著一個口袋沒有半毛錢的孩子,告訴他我很抱歉,但我一點忙都不不上?」而 Fowler 也堅稱:「如果你們以為那些球員們是排在我辦公室外,好像當我這裡是提款機,那你們就大錯特錯!」

Williams 的確如同許多大學教練與球員間那樣收受些台面下的『營養金』,不過 Williams 卻大聲堅持他並沒有打假球。

隨著訴訟,Williams 做好最壞打算可能沒有機會踏入職業籃壇、繼續籃球生命,甚至影響他未來所有的工作可能。「我猜想你會從你所犯的錯誤中學習,」Williams 在當年涉入假球風波、接受採訪時說道:「我只是想要快樂而已,目前為止我是很快樂的。」他樂觀的說:「我是個很棒的櫥櫃工人,我可以做些木工我也能油漆,我還會修音響,這些東西總會壞掉的,所以會有我派得上用場的時候。我會在這裡(索倫托)繼續生活,度過餘生;就坐在樹下,看看這片美麗的地方。」而 Williams 雖然在杜蘭遭遇到如此風波,尤其是被隊友誣指,加上課業問題被拿來訕笑,但他之後仍然懷念杜蘭的大學生活,也坦言希望自己的球衣背號能被退休(三年後杜蘭大學恢復校隊),更每年七月都在杜蘭舉辦籃球訓練營,但杜蘭自始自終都拒絕退休 Hot Rod 的背號。

雖然因為假球風波,但 Williams 仍在第二輪被騎士挑中,不過這一年無法出賽的 Williams,先是在次級聯盟 USBL(United States Basketball League)打球,經紀人 Bartelstein 幫他簽了份年薪 15000 美元的合約,也找來律師 Green 協助官司。

而纏訟多時的假球案,Williams 最後坦承高中時收受一個內藏有1 萬美金的鞋盒而加盟杜蘭,並每週從教練 那支領 100 美金(這更讓杜蘭確定解散籃球校隊),但這些錢他都交給繼母做生活與醫療上的支付。而假球案部分,事後證明完全與 Williams 無關,是參與放水的兩位隊友,為了脫罪才誣賴給 Williams。

所以最後被控訴的兩件案子,第一件因為檢方證據不足,最後無罪開釋。而第二件總刑期高達 17 年的案子,其實乃許多隊友想藉著轉污點證人來降低刑期,因而誣賴 Williams 涉案,然而最終證明這一切都是子虛烏有,開庭 20 分鐘後,Williams 就無罪開釋。當法院宣判無罪時,Williams 與律師 Green 相擁,而 Green 要所有的球迷記得六名陪審團全部都認為 Williams 是無罪的,Green 大聲疾呼:「他在陽光下一切清白。」

 

騎士歲月

當 Williams 獲判無罪後,NBA 官方僅花了 30 分鐘就確定了 Williams 投身 NBA 的資格毫無問題,1986-87 球季 Williams 終於成功以底薪加盟騎士!然而克里夫蘭名記者 Terry Pluto 回憶當時許多人不看好 Williams 能在菜鳥年就能吸收適應職業賽場的繁複戰術與防守,然而當時新上任的騎士教練 Lenny Wilkens 卻認為 Williams 非常聰明,他說:「每次攻防 Hot Rod 都能瞭解誰該在場上哪裡出現。」Wilkens 大幅給予 Williams 機會,讓 Hot Rod 彈性的在前場三個位置為球隊提供戰力。終其一生,Williams 最尊敬的教練莫過於 Wilkens,每當提起 Wilkens,他都仍一直尊稱為『Wilkens 教練』。

「當我剛到(克里夫蘭),George Karl 是教練,我愛他,他是個嚴格的教練,但他下了球場人是很好的。但是 Lenny Wilkens 教練,他是個你得要遵守命令的教練,沒有休息日,但他真的專注在他所想要的東西上,如果你沒有按照他的話做,你就沒機會上場,而你聽命行事,你就可以上陣。我為Mike Fratello、Don Nelson、 Cotton Fitzsimmons、Danny Ainge 都效力過,但我最喜歡 Lenny 的態度風格。他是一個球員的教練,他不僅是關心你身為球員的表現,他更在意你生命中的點滴。」

Williams 的首年 80 場全部先發上陣,繳出 14.6 分(全隊第三)、7.9 籃板(全隊第二)、2.1 阻攻(全隊第一)的成績。而與他一起同年加入騎士的菜鳥,還有北卡中鋒 Brad Daugherty(15.7 分、8.1 籃板、3.8 助攻)、飛人 Ron Harper(22.9 分、4.8 籃板、4.8 助攻、2.5 抄截)、當時擔綱替補還沒發光發熱的控衛 Mark Price(6.9 分、3 助攻)。而 Williams 就與隊友 Harper 與 Daugherty 一起入選新秀第一隊。這支年輕騎士展現滿滿的潛力。

「當時,隊上有些老球員,但我們仍然取得上場機會,我們比那些老將還拼,教練並沒有直接讓我們上陣,我們憑著努力贏得自己的位置,努力就是我們的底線。」Williams 回憶說:「我真的還記得那個球季,我深愛那年,當時,我知道我們會變得更強的。我是指,我想我們四個會一直在一起打球。而後來 Larry (Nance)來了,我認為那是最後一塊拼圖。」

隔年球季(87-88)中,騎士在二月交易來明星前鋒 Larry Nance,騎士戰力大增。教練 Wilkens 認為 Williams 可以彈性擔綱前場三個位置,所以毅然將 Hot Rod 下放板凳,擔任第六人。變成替補的 Williams 成績下降至 10.9 分、6.6 籃板、1.9 阻攻,但他並不在意、沒有一句怨言,Williams 反而還與搶走他先發的 Larry 交情最好,直到退休後,兩人都還每週通電話,常去對方家裡拜訪,兩人後來還每年都回去克里夫蘭個兩三次。Williams 在 1992 年接受採訪時,論及他擔任替補的想法:「這意味著他們(先發)有個可以指望的球員會從板凳出發支援,我知道我在大多數球隊可以擔綱先發,包含現在這支球隊。但教練喜歡我擔任替補,我沒有問題。」雖然諸如 Mike Sanders 及 Winston Bennett 等籃球浪人都能夠先發,但 Williams 認為只要他能在第四節上場,那就足以證明自己的地位了。

「每晚我都知道我的工作所在,Lenny 教練知道我熟知進攻本分,我的得分都是來自進攻籃板、補進、快攻、抄截。我來負責苦工,我沒有怨言,有些晚上我得防守 Patrick Ewing,雖然是 Brad 打中鋒,但教練會派我去守,隔天晚上可能是對上 David Robinson,再來可能是防守 Dominique Wilkins 或是 Charles Barkley。我知道我的工作,我隨時準備就緒,當教練說:『Hot Rod,你得負責扛這傢伙。』我就上了。」Williams 說。

Williams 下放替補後,雖然騎士曾一度遭遇五連敗的顛頗,但球季最終以 13 戰 11 勝的急拉尾盤,過去九年只擠入過一次季後賽窄門的騎士,就以 42 勝 40 敗東區第五的戰績,殺入季後賽。這支騎士兵多將廣,球的轉移流暢,場上空間廣大,而 Wilkens 更善於發球後的得分戰術,讓騎士搖身一變成為不可小覷的新生代球隊。然而騎士面對 50 勝的芝加哥公牛與 Jordan,討不了便宜,首輪激鬥到第五戰,不敵 Jordan 的 43 分演出,2:3 敗下陣來。而這也是年輕騎士與 Jordan 多年來宿敵對決中的首次交手。

ps. 當時的首輪為五戰三勝

雖然首輪敗北,但騎士看來旭日東升,而這支球隊也潔身自好,他們沒有任何不良嗜好,沒以一堆狐群狗黨在旁,騎士們只願好好把球打好。「Wilkens 教練把我們訓練得很好,不論場上場下都是:如何掌握你的人生、如何經營你的家庭、如何與媒體應對。」Williams 談起當年騎士上下如何在 Wilkens 的教導下打出一片新氣象。Nance 與 Williams 這對哥倆喜歡一起討論車子,Nance 的興趣就是賽車,而 Ehlo 會在休賽季於阿克朗的街頭球場打著鬥牛,Daugherty 熱愛 NASCAR,Price 則是虔誠的基督徒,還有副唱詩班的好嗓音。「John 熱愛在克里夫蘭打球,」Bartelstein 說:「雖然他只為騎士效力沒幾年,但他一直認為他自己是個騎士人。」當時騎士球員大家都住得很近,總管 Wayne Embry 與教練 Wilkens 也常找大家一起吃飯,感情非常融洽,總是一起行動。這群年齡相仿的青年,更被 Wayne Embry 稱做『太多好人』了,在當時東區『壞孩子』橫行霸道之時,這支優雅的騎士反而以外號『好孩子』形象讓人耳目一新。

「我們當時大多數人雖然年輕,但都結婚了,我們都會攜伴一起活動,大家都很熟識。我們都很家居,也都有小孩,我們的孩子都一起長大,我想這讓我們變得更像一個大家庭。」Williams 回憶起當年說道。而 Bartelstein 說自己的客戶客場比賽都只是「待在房間、喝點牛奶、早早上床休息。聽起來難以置信,但這就是他。」

而重新整裝出發的騎士,在 88-89 球季更上層樓,戰績一舉衝到 57 勝,東區第二!Price 成為一代控衛,18.9 分、8.4 助攻,命中率三圍是誇張的 52.6 / 44.1 / 90.1,年度第三隊;而中鋒 Daugherty 仍有 18.9 分、9.2 籃板、3.7 助攻的成績,去年換來的 Nance 則是 17.2 分、8 籃板、2.8 阻攻。以上三人皆入選明星賽。而得分後衛有 Harper 的 18.6 分、5 籃板、5.3 助攻掠鎮,雖然擔綱第六人的 Williams 開始找到替補的步調:11.6 分、5.8 籃板、1.6 阻攻,雖然是板凳,但是上場時間(25.9)是全隊第五,得分也排名第五,移動力強大的他,有時候甚至可以與 Daugherty、Nance 一起上陣。

然而球隊戰績已經躍升到這樣強大等級的騎士,卻仍然在首輪倒下... 身為東區第三種子(但因為 52 勝的尼克為大西洋組冠軍,所以騎士季後賽種子序排名第三)的騎士又在首輪強碰公牛,本以為風水輪流轉,但騎士敗掉首場主場,一路艱辛反撲,背水一戰的第四戰,Wilkens 決定將 Williams 拉上先發,騎士延長賽攻破公牛主場,將戰線扳平為 2:2 平手。然而回到主場第五戰,最終讀秒時刻還領先一分的騎士,竟然在關鍵時刻被 Jordan(全場 44 分)上演留名千古的『The Shot』,被壓哨逆轉...

最終狂奔的公牛與 Jordan 還是在東冠敗給底特律活塞,而活塞在總冠軍戰完成甜美的復仇,4:0 橫掃挑戰三連霸失敗的洛杉磯湖人。然而在湖人落敗後,當記者問起當年年度 MVP Magic Johnson 說誰之後能夠挑戰活塞在東區的霸權?Magic 不假遲色的說:「騎士,我想他們可以強盛個幾年吧!」

的確如此,看看騎士當年的陣容:24 歲的主控 Price、25 歲的飛人 Harper、23 歲的中鋒 Dahugherty,加上 26 歲的 Hot Rod Williams,以及 29 歲的明星前鋒 Nance。先發小前鋒 Mike Sanders 也不過 28 歲,替補席上還有 27 歲的年輕射手 Craig Ehlo,主力都還年輕,前途一片看好!

隔年球季(89-90),騎士想早早想與 Williams 完成續約,但 Willaims 卻回絕騎士的五年 1180 萬的條件,此時騎士也開始擔心季末會不會 Willaims 以及即將約滿的 Harper 兩人都琵琶別抱,於是七場之後,騎士將 Harper 打包到西區向快艇換回了因為薪事與快艇鬧得不歡而散的 1989 年榜眼前鋒 Danny Ferry。

當然事後證明,騎士虧大了...

「我還記得交易掉 Harper 的那個早上,我總是比大家提早一小時去練球,我得負責防守對方王牌,因此我得提早去做些功課與練習。當時我見到 Lenny 教練帶著淚水,我問他:『怎麼了?教練。』而他告訴我:『他們交易掉 Harper 了。』這難以置信,我趕快打電話給 Harper:『兄弟,你被交易了!』我想他還不知道自己被交易了呢。」Williams 說。

但是騎士敢做這筆交易,就是看準了 Ehlo 的潛力,雖然頂上先發的 Ehlo 整季交出 13.6 分、5.4 籃板、4.6 助攻以及 41.9% 三分命中率的全能表現。但少了切入好手 Harper 對騎士還是有傷害的。「我們本來萬事具備的,但我們少了 Harper 後,沒有人可以切入製造犯規,或是在最後關鍵來負責切入攻勢。Brad 可以打低位,但大多數時間他都被包夾,Harper 可以一對一單打,自己創造得分機會。」

本季的騎士少了 Harper,還少了 Daugherty,他全年缺席 41 場,另一個前場 Nance 則因傷打打停停,好在 Williams 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績單:16.8 分、8.1 籃板、2 助攻、2 阻攻、1 抄截。能攻能守,幾乎可以說是 Price 身邊的球隊二把手。「Hot Rod 是個超棒的球員,」前隊友 Danny Ferry 回憶起當年:「當我加入騎士時,我知道 Larry(Nance)、但我可不知道 Hot Rod 的防守有那麼棒。他總是橫亙在你面前,難以擺脫、難以投籃。」

「他又高大又敏捷,」前隊友 Phil Hubbard 則說:「他絕對被低估了,他是個無私且卓越的隊友。」」

這季騎士戰績小幅跌落至 42 勝東區第七,季後賽首輪在傷兵歸隊下,騎士重整旗鼓,一度與 Charles Barkley 領軍的費城七六人戰成 2:2 平手,不過第五戰少了主場優勢,只能眼見七六人揚長而去。

不過主要力扛 Barkley 的 Williams 打出出色的一個系列,五場場均 19 分、9.2 籃板,還有 55.7% 的命中率,這也使得暑假約滿的 Williams,終於要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原因就是新球隊邁阿密熱火,開給這位第六人一張 NBA 史上的最高薪合約

 

接著閱讀:騎士藍領 Hot Rod Williams (下)

更多考古文章:
阿拓魔咒? 1977-78 球季的拓荒者
單打之王:Roger Brown
平凡中的不平凡:Caldwell Jones
天才與惡魔的綜合體:「壞消息」Marvin Barnes 的傳奇一生
防守聖徒:Bobby Jones
馬刺的首位國際球員 Zarko Paspalj
玩世不恭的進攻鬼才:Doug Moe
籃壇先行者 Earl Lloyd
低調的勝利者:Bobby Dandridge
溜馬最偉大的中鋒:Mel Daniels

創作者介紹

銀黑軍團 Black & Silver

阿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yan34n
  • 1995-1996球季前,騎士把Hot Rod Williams,拿去交換太陽射手「Thunder Dan」 Majerle,結果這是個『雙輸』的交易,Williams去了太陽,先是受傷缺陣,再來是他無法融入太陽隊型,而且他算是適合打大前鋒的人,打中鋒,而且還是打"專職"中鋒,真的很不妥.

    再來是Majerle,在太陽,有Barkley在內線單打,吸引包夾,幫他在外線製造大空檔.不過,轉到騎士,他沒這"優勢"了,騎士當時緩慢的半場進攻模式,外加上一群算得上得分手的Terrell Brandon和Bobby Phills(後來轉到黃蜂,發生車禍,已過世),小前鋒Chris Mills,實在很難讓對手花心思包夾,就這樣,Majerle得分大退步,從平均15.6分,到騎士第一季,變成10.2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