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壇先行者 Earl Lloyd

就在美國時間 2 月 27 日,名人堂成員 Earl Lloyd 在田納西克羅斯維爾(crossville)的家中過世,享壽 86 歲,雖然去年起 Lloyd 的身體狀況就不樂觀,但這噩耗仍讓許多籃壇人士感到震驚,紛紛送上哀悼之意。然而這位生涯只打過九個球季,場均 8.4 分、6.4 籃板的傢伙有何過人之處?

因為他是 NBA 史上第一個黑人球員。

那是在 65 年前的晚上,在 1950 年 10 月 31 日萬聖夜,Lloyd 披上華盛頓首都(Washington Capitols)的球衣站上球場,雖然距離 MLB 的 Jackie Robinson 打破顏色藩籬已經三年多了,但 Lloyd 仍是在籃球場上打開那扇門的先驅者。

不過在當時,NBA 僅是個成立五年的職業聯盟,並沒有受到太大矚目,因此 Lloyd 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而且當年與他一起加入 NBA 的還有三位黑人球員,加上 Lloyd 生性低調,使得 Lloyd 直至現在也不總是鎂光燈的焦點。但毋庸置疑的,當年 Lloyd 與其餘的三位黑人是籃壇先驅,他們也經歷過許多種族歧視所導致的艱辛困境,不論是遭受球迷辱罵、住房被隔離、或是某些餐廳禁止入內用餐。

而 6 呎 6 吋、220 磅的 Lloyd,主打前鋒,外號「大貓(Big Cat)」的他身材強壯、身手矯捷,是個優異的籃板手,強悍的防守者,有些時候他甚至得看防當時聯盟第一個超級巨星:6 呎 10 吋的天王中鋒 George Mikan。但他勇往直前,毫不退卻,這番精神也發揮在他篳路藍縷的為黑人球員開闢出一條新的希望大道。

曾有一次,有位年輕人向 Lloyd 道謝他的所作所為:「Llyod 先生,我們真的欠你許多。」而 Lloyd 謙遜的回答:「小子,你絕對不欠我什麼。」這位籃壇先驅說道:「無論我的職業生涯如何,我都非常感恩。但你的確虧欠某些人,那些跟隨在你之後的人,那是你的責任,當你奮戰 10 年、11 年之後,一旦你離開,我真的希望你能夠盡己所能,為你的後繼者留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而為當今籃壇留下光明璀璨未來的 Lloyd,他的過去又是如何呢?

 

Earl Francis Lloyd,於 1928 年 4 月 3 日出生在維吉尼亞州的亞歷山卓(Alexandria, Va.)。Lloyd 的父親是個礦工,而他的母親則是個家僕。在那個種族隔離的年代,Lloyd 在黑人高中完成學業,球技優異的他隨後前往史上赫赫有名的黑人大學西維吉尼亞州大(West Virginia State University)就讀。

黑人強權名校西維吉尼亞州大

Lloyd 展現他的籃球才華,兩度入選 CIAA 全美球隊,三次入選聯盟最佳球隊,他在 1947-48 球季率領「黃夾克(Yellow Jackets,西維吉尼亞州大的暱稱)」打出全勝球季,拿下 CIAA 冠軍,隔年並完成連霸。他之後更獲選為 40 年代的 CIAA 最佳球員,Lloyd 在大四交出 14 分、8 籃板的成績。他在西維吉尼亞州大獲得了「修月者(Moonfixer)」的外號,這也成為 Lloyd 在 2009 年出版的自傳書名。

「修月者」外號的由來,是因為西維吉尼亞州大的大四生會給予大一菜鳥一些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指派,好惡整處罰這些菜鳥。因為 Lloyd 高達 6 呎 6 吋,所以「我的工作就是當學長與他們的馬子出門時,確保天上的月亮潔白如昔。」Lloyd 在自傳裡說:「那就是我的工作,而他們說我得搞定。於是他們就開始叫我『修月者』,然後一直到現在。」


而 1950 年時,嗷嗷待哺的 NBA 正進入他們的第五個球季,在四月時舉行選秀大會,許多球隊仍然堅持拒絕簽下黑人球員入隊,除了偏見作祟外,有些老闆是因為懼怕惹惱哈林籃球隊(Harlem Globetrotters)老闆 Abe Saperstein。哈林籃球隊是由全黑人組成,球風花俏,觀眾熱愛,如果拉走優秀的黑人球員,可能進而影響哈林籃球隊的收益與票房,好似在與 Saperstein 挑戰,這可能導致 Saperstein 憤而不讓哈林籃球隊在這些作對的老闆旗下球館出賽,可是會大大影響收入。

當時哈林籃球隊的比賽宣傳海報

然而波士頓賽爾蒂克老闆 Walter Brown 卻先勇於做出改變,他在 1950 年選秀會第二輪挑中來自杜肯大學(Duquesne University)的黑人球員 Chuck Cooper。然後是紐約尼克的老闆 Ned Irish,聲稱計畫從哈林籃球隊上買來廣受球迷喜愛的 Nathaniel 「甜水(Sweetwater)」 Clifton。接著首都隊也跟隨其後,他們在第九輪選上了 Lloyd!

Lloyd 簽下合約

Lloyd 在 2007 年接受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採訪時,回憶起當時他被首都隊選中時異常驚喜,而他當下只認為華盛頓特區乃「種族隔離的搖籃之地」。


不過隨著 50-51 球季開打,1950 年 10 月 31 日當晚,首都隊開幕戰作客羅徹斯特皇家(Rochester Royals,沙加緬度國王前身),Lloyd 踏上了埃傑頓花園球館(Edgerton Park Arena)的木板地,他攻得 6 分、10 籃板。雖然首都以 70:78 輸球,但這個萬聖夜是歷史上的一大勝利:Lloyd 成為 NBA 史上第一位黑人球員

而另一個黑人球員 Cooper 則在隔晚上陣,中前鋒 Clifton 在三天後為尼克出場,兩位也都有很不錯的職業生涯。而第四位黑人球員是季中短暫為三城黑鷹(Tri-Cities Blackhawks)打過五場比賽的 Hank DeZonie。

Cooper 因為賽程緣故,成為史上第二個黑人球員

註:Nathaniel Clifton 生涯八季,場均 10 分、8.2 籃板,2014 年入選名人堂。Chuck Cooper 生涯七季,場均 6.7 分、5.9 籃板,1977 年入選名人堂。


Lloyd 認為他可以成為「NBA 史上第一位黑人球員」是賽程上的僥倖運氣,因為首都隊的賽程早於賽爾蒂克與尼克,使得 Lloyd 因此在史上留名。「沒想到賽程的僥倖,卻徹底的改變你的人生。」Lloyd 曾這麼說道。

註:Lloyd 因為賽程之便,因此成為第一個上場的 NBA 黑人球員。不過 Cooper 是首位被選上的黑人球員,而 Clifton 則是第一個簽下 NBA 合約(1950 年 5 月 24 日)的黑人球員。

在種族隔閡仍深的當下,或許在冬季的羅徹斯特舉辦處女秀是個運氣不錯的好選擇。「我總說如果要挑個地方讓黑人球員打上第一場比賽,那麼紐約的羅徹斯特會是首選。在冬天,那裡沒有人互相仇視,你可以看到黑人跟白人在雪地中互相幫忙推車。不過隔天我們在聖路易出賽,在 1950 年那可不是個好地方。總之當天並沒有出現 3K 黨、嚇人標語或是吊人繩索,那裡真的冷到沒空搞這些有的沒的呢!」Lloyd 回憶起首場比賽說道。

在寒冬中的該場比賽不但沒有引起輿論興趣,當地也只有 2184 位球迷進場觀看。「這首場比賽其實真的很平靜,也沒有啥媒體關注,」Lloyd 在 2004 年告訴自由報(Free Press):「仔細想想,當時 NBA 還是個沉悶的小型聯盟,有些高中球賽的觀眾還比我們多呢!」Lloyd 說:「在 1950 年,NBA 差不多才四年吧,好像是個嬰兒而已,我不會說很無聊,但絕對沒法跟大聯盟相提並論。」

也因此當時根本沒人發現這是史上第一個黑人出賽的 NBA 比賽,Yahoo 專欄記者 Marc J. Spears 就說:「隔天的羅徹斯特民主記事報(Rochester Democrat & Chronicle)頭條沒有提到 Lloyd 的事,僅寫著:『首都隊新教鍊 Bones McKinney 讓前西維吉尼亞州大的黑人明星球員 Earl Lloyd 於下半場上場,他抓下全場最多籃板。』」後來活塞時的隊友 Gene Shue 則說:「有時候根本沒有人來採訪比賽,草創期的 NBA 就是如此。」

Lloyd 總是推崇棒壇黑人明星 Jackie Robinson,他視作自己的偶像。「我不認為我的處境雷同 Jackie Robinson,他處於非常敵視的環境,即便是他的隊友都不喜歡他。」他在接受 NBA.com 訪問時說:「而籃球,人們在大學等級的比賽,早就習慣看到黑人與白人球員共處一隊了,這是很不一樣的。不過當然在某些地方,不論吃住,我都不被歡迎。」Lloyd 回憶起 1950 年代早期的雪城客場之旅,巴爾地摩的旅館經理拒絕給他房間,儘管教練 Al Cervi 聲嘶力竭的爭論也無濟於事,Lloyd 只得離開旅館以免惹上麻煩。

打破種族藩籬的一代球星:Robinson

「Jackie 讓事情簡單許多,你可以想想 Jackie Robinson 守一壘,然後左外野的傢伙可以任意漫罵他,他們在場上不會有啥交集。但在籃球場上可不一樣,站在罰球線上然後有人想要羞辱你... 場上的位置可是非常的近,話出口前你得先想一想,不然可是有點危險的呢!」不過相對於 Robinson 當年以 28 歲的年紀踏上大聯盟,1950 年才大學畢業僅 22 歲的 Lloyd 在當下的環境下打球,也是讓人敬佩不已。

Lloyd 說:「我整個生涯,從沒遇過隊友或是對手會歧視我的,或許是籃球員都上過大學,而且大多數之前都跟黑人交手過。」曾表示自己直到走進全白人的華盛頓首都隊休息室前,從沒有與白人好好講過話的 Lloyd 在 2000 年接受採訪時,說起他對於種族差異的心路歷程:「打從我還是個黑人小孩,從幼稚園到大學畢業,我從來沒有過白人同學,成長在種族隔離的環境,一輩子都被視作三等公民,這讓你真的以為低人一等。當你走進職業籃球訓練營時,你會先靜悄悄的捫心自問:『我真的屬於這裡嗎?』然而當訓練營展開,你開始與那些傢伙廝殺對抗,你會忽然間明瞭,你能在此立足。」

Lloyd 在打過球後,深知自己的球技並不遜於他人,他建立起自己的信心。「我獲得啟示:我們穿的是同樣的球褲,我屬於這裡!」

雖然 Lloyd 在隊中沒有遭受種族歧視,但來自場邊觀眾的嘲諷與辱罵,充分體現了種族歧視仍然存在,尤其是在聖路易、巴爾地摩、韋恩堡(活塞直到 1957 年才搬家)、印第安那波里斯(活塞也在 1955 年總冠軍戰,在此有安排主場比賽)等地。「印第安那波里斯的球迷,總是吼著些如『滾回非洲!』的東西,」Lloyd 在 1992 年接受雪城先驅報(Syracuse Herald American)的採訪時說:「我的原則就是:如果他們沒叫出我的名字,那就沒事;但如果他們叫出名字,我會給他們一頓好看。」Lloyd 也說:「還會聽到些『黑鬼』一類的叫囂,我習以為常,總有一堆坐著離你很近的傢伙口出穢言。」但是 Lloyd 從不讓這些影響到他,他謹記父母的忠告:「我父母總教導我,別理那些無知之輩。」雖然在 Lloyd 職業生涯的第二場比賽,首都回到主場出賽,對上明尼亞波里斯湖人(Minneapolis Lakers),他的父母千里迢迢跑來觀看兒子的比賽,然而坐在觀眾席上的他們卻遭到周遭觀眾的侮辱,連主場球迷都質疑著「黑鬼」到底會不會打球。但 Lloyd 都忍了下來,他埋首扎扎實實的打好每一球。Lloyd 知道「他們這樣罵我,就代表我打得很好,這讓我打得更為認真。」

Lloyd 母親曾告誡他:「蠢人做蠢事,小人做小事,別讓他們影響你。」

「印第安那波里斯、巴爾地摩、韋恩堡... 都是很辛苦的地方啊...」Lloyd 說:「當去韋恩堡打球,你得先做好些情緒瑜伽,因為你知道會遭遇到怎麼樣的對待。」曾身為 Lloyd 隊友的 Johnny 「紅頭(Red)」 Kerr 談起當年他們在韋恩堡出賽時,當贏球後他們步出球場時。「我們正勾肩搭背,高興的慶祝勝利,」Kerr 回憶當下:「有傢伙就朝著我們吐痰,而那不是因為我們贏球,他們僅僅是因為瞧不起 Earl。」

而早已習慣一切的 Lloyd 不若 Kerr 那般忿忿不平,他說:「你有時會想要把他們給捆起來,但你總不能撲向球迷吧。」

註:Kerr 是 1954 年首輪第六順位,被雪城國家隊選中,曾與 Lloyd 同隊。他之後也曾擔任過芝加哥公牛與鳳凰城太陽教練,也是芝加哥當地電視台的球評,他擔任球探時還挖掘了名人堂後衛「冰人」George Gervin。

 

不過除了場邊的觀眾,場下的經歷也讓 Lloyd 並不好過,他常常被餐館拒於門外,只能在旅館房間內用餐,有時甚至連旅館都不能住同一間。「辛辛那提不想要我去打球,」Lloyd 在 2009 年接受 Spears 採訪時說:「當你被差別待遇時,你怎能不生氣呢?你得控管情緒,你得離開,但你不能認輸。」而首都隊當季的第二場客場比賽是開拔到韋恩堡,在那裡 Lloyd 面對到了讓人氣憤的窘況,餐廳不歡迎他入內。「我們在韋恩堡的旅館,但我卻沒法去餐廳用餐,」Lloyd 說:「我的教練 Bones McKinney 來自南方,此時他走進我的房間,說想要跟我一起在房間裡用餐。我說:『Bones,你還有其他九位球員在樓下啊,你該關心你的球隊,我有感受到你的關心。』我告訴 Bones 我有多感激他的舉動。」

除了教練,才於 2013 年過世的名人堂射手後衛 Bill Sharman,Sharman 也給予 Lloyd 許多真摯的協助,讓 Lloyd 感動非常,他稱 Sharman 是他在籃球界所遇過擁有最偉大高尚人格的球員。Sharman 與 Lloyd 當時都身為首都隊的菜鳥,彼時華盛頓還允許種族隔離政策,Lloyd 回憶起當時的歲月:「我曾被問起,在當年那些日子,哪位球員是我最敬佩的,我會說:Bill Sharman。一個偉大的球員、優秀的教練。他是我的朋友,想想在那個年代這意味著什麼。當然,當首都解散時他去了波士頓,我則轉戰雪城,我們兩隊彼此間是強力競爭者、也是世仇,但我們彼此間的尊敬從未消退。直至現在,我們仍然都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認識彼此。」

Sharman 是 Lloyd 在首都隊的好友

「要記得,南方的華盛頓當時還處於黑人得坐公車後座的時代。然而當 Bill 發現我沒有車子代步,總是搭公車前去訓練營時,他說可以每天到哥倫比亞路及 14 街交叉口去載我打球,他真的如此。他每天接送,我們相處了這麼多時間,你會知道他真的是個好人。我們聊天從沒有扯到種族,一次都沒有。如果有人對於他接送我有異議,他也從不向我說,想想我們這一黑一白每天同進同出,我深知一定有閒言閒語。」

而 Sharman 也仍然記得這位黑人隊友,雖然他們相處才短短幾個月,因為 Lloyd 在為首都隊效力七場比賽後,1951 年一月他就被陸軍徵召去打韓戰了。Sharman 在 Lloyd 入選名人堂時說:「我很高興看到 Earl 入選,他是那些年來我最喜歡的球員之一。我很感激他那樣談起我,我也非常、非常高興、非常感激身為他的朋友。我可不是客套而已,他是一個容易相處、為人逗趣、也是個很優秀的籃球好手。他在攻守兩端都非常好,非常值得信賴,他不會得很多分數,但他出手選擇很好,也為球隊負責許多苦工髒活。」Sharman 說。

「我想是因為我來自加州,我們從不以膚色評斷人。而當我來到東岸,我遇到像 Earl 這樣有趣也很和善的人,然後我發現他沒有車子代步去球館,所以我想說可以接送他。我們也有著不錯的友誼,他總是笑口常開,我不記得他曾對任何人惡言相向。」Sharman 如此說道。

註:Sharman 是 71-72 球季那支打出 33 連勝的湖人教練,最後也拿下冠軍。


不過 Lloyd 等到兩年役期服滿歸國後,首都隊已經解散,而他的合約被雪城國家隊(Syracuse Nationals,費城七六人前身)買走,Lloyd 因此加入了國家隊,在那裡他效力了六個球季,成為國家隊不可或缺的戰將。Lloyd 主要是擔任國家隊名人堂前鋒 Dolph Schayes 的前場搭檔,他攬下所有防守及籃板苦工,好讓 Schayes 可以專心致力於進攻。

雪城時期就是強悍的籃板手

「我欠 Earl 太多了,」曾帶過 Lloyd 四個球季的教練 Cervi 說:「他是幕後的無名英雄,每個人都可以得分,但 Lloyd 卻是個傑出的防守球員,我隊上的第一名。」Lloyd 也總是再再強調他對於單擋、籃板、防守的重視。「觀眾不會真的去賞識到比賽的某些部分,像是防守對方的長人、努力抓籃板、卡好位置不讓對手爭搶籃板。」Lloyd 總是負責對手得分王牌,諸如湖人的 Elgin Baylor、賽爾蒂克的 Tommy Heinsohn,但 Lloyd 樂於與這些高手纏鬥。「他真的犧牲很大,」Shue 這麼說道:「他是個偉大的防守球員,他總是努力擋人,完成任何你所交辦的任務,只為了取得勝利。」

「如果隔天我在報紙上看到對手的數據,僅僅只有兩或三個籃板,那就是我的 20 分,你懂我意思嗎?我不在意你是否記得那些,但如果你問起,那就是我想要被記起的部分,我不認為這是犧牲,因為這就是我的工作。」Lloyd 說。

總以防守為職志的 Lloyd

在 Lloyd 抵達的第一個球季,他讓王牌 Shayes 不必在分神防守,得分從 13.8 分回歸到 17.8 分的水平(Lloyd 與 Shayes 搭檔的六個球季,Shayes 的場均得分來到 20.2 分呢!),也讓國家隊從上季的 40 勝進步到 47 勝。1953-54 球季,Lloyd 在犯規以及驅逐出場數都雙雙位居聯盟第一,可以體現他的打球風格。

1954-55 球季是 Lloyd 的生涯年,他場均 10.2 分、7.7 籃板,兩者皆生涯新高,更協助雪城國家隊拿下冠軍。

 而 2015 年的四月本來是雪城要慶祝奪冠 60 週年的大日子,然而當雪城國家隊當年最偉大的球員兼隊長 Shayes 聽聞惡耗時,他沈痛的表示:「這個大家庭將有很大的空缺...」

「他是我們的關鍵,」Shayes 說:「那就是 Earl,他也是我們偉大的朋友與隊友,但他絕對是我們的關鍵人物。沒有他,我們沒法贏得那個冠軍。」每支球隊總是需要個苦工角色,而 1955 年的冠軍球隊中,則擁有了 Lloyd,他每晚與對手的王牌周旋,讓己方的主將可以盡情進攻,而 Lloyd 並不計較鎂光燈在誰身上,他只為了球隊勝利而戰。「Earl 是防守前鋒,總是對抗對手的得分好手,」Shayes 說:「這是不會有人感謝的任務,但他每晚完美演出,每晚奮戰。」

而這個冠軍,讓 Lloyd 與另一位黑人前鋒 Jim Tucker 成為史上首兩位拿下 NBA 冠軍的黑人球員,他們於總冠軍戰替當年的雪城國家隊以 4:3 擊敗韋恩堡活塞(Fort Wayne Pistons,底特律活塞前身),拿下隊史首座也是目前唯一的冠軍。整個系列賽場均 11.5 分的 Lloyd 更在關鍵第七戰攻下 12 分,協助國家隊以 92:91 驚險取勝,Lloyd 也是第一個以先發身份拿下冠軍的黑人球員。

Lloyd 再次寫下記錄

Tucker 與另一個在 56-57 球季入隊的黑人球員 Bob Hopkins,都記得 Lloyd 是如何協助年輕黑人球員在當時險峻的環境中生存,Hopkins 說:「他助我順利進入這環境。」Tucker 於 2014 年出席西維吉尼亞州大為 Lloyd 的銅像揭幕儀式時也說:「他是我們黑人球員的先驅。」的確,Lloyd 也深深影響了 Bill Russell 與 Oscar Robertson 等黑人球員,讓他們挺身而出去追求屬於黑人球員的權益。


大貓 Lloyd 在母校的紀念銅像

回顧雪城打球歲月,Lloyd 說他會招待來訪的客隊黑人球員,像是湖人的 Elgin Baylor。在那個大多數餐廳與俱樂部都不歡迎有色人種的時代,Lloyd 善盡地主之誼,也好似打造一個兄弟會的團體家庭。

提攜後進不移餘力的 Lloyd

也因此,Lloyd 總知道各客場城市有哪些歡迎他的地方:爵士樂俱樂部。身為爵士樂迷的他,在客場之旅總隨身攜帶 Downbeat 雜誌(美國權威爵士樂雜誌),好協助他在各大城市間造訪那些優異的爵士樂隊及演唱表演。


之後 Lloyd 於 1958 年被交易至剛搬到底特律的活塞隊,活塞的陣容還擁有當年一起加入 NBA 的 Clifton 及另一個黑人球員:7 呎中鋒 Walter Dukes。Lloyd 說來到底特律好似「蝴蝶破蛹而出」,他很喜歡底特律,把底特律當成他的家。「雪城在我的職業生涯是一個很棒的停靠站,但底特律真的很特別,」Lloyd 說:「我熱愛這個城市,在之後的 42 年,我在那裡擁有許多好友,並獲得許多機會。」Lloyd 只再打了兩個球季,32 歲的他於 1960 年退休,留下生涯 560 場比賽、8.4 分、6.4 籃板的成績,當時他的生涯總得分 4682 分則排名 NBA 史上第 43 名。

Lloyd 在活塞度過最後兩年職業籃球歲月

「在 60-61 球季的訓練營,教練 Dick McGuire 問我要不要當他的助教,但我還沒準備退出籃壇呢,」Lloyde 說:「但當我們在熱身賽首場對上費城,我第一次看到 Wilt Chamberlain,我當下就決定退休。我說:『教練,那傢伙太扯了,你的助理教練來了。』」

不過從場上退休後,Lloyd 還是先從球探做起,也兼任比賽球評。身為球探的 Lloyd 挖掘出 Willie Reed、Earl Monroe、Dave Bing、Ray Scott 及 Wally Jones 等籃球好手。他曾建議活塞簽下雪城大學的 Bing,之後 Bing 成為隊史最佳球員之一,也成為 Lloyd 的好友,在 2003 年成為 Lloyd 入選名人堂的引言人。

Bing 成為活塞隊史最偉大球員之一

註:Dave Bing,生涯 12 季(九季在活塞)場均 20.3 分、6 助攻,攻擊力強大的控衛。七度入選全明星,1967 年新人王、1976 年全明星賽 MVP。

「我感到最挫折的就是活塞沒有採納我的球探建議,我推薦兩個來自小型黑人大學的球員,但球團卻跳過他們。他們可是後來的名人堂球員:Earl Monroe 跟 Willie Reed 啊!」Lloyd 說。

在 1968 年,Lloyd 終於再次寫下記錄,他成為 NBA 史上第一個黑人助理教練。在舊金山的一場客場比賽,當一位球迷看到 Lloyd 穿著夾克打著領帶坐在板凳,好奇的詢問他是否受傷?那位球迷無法領略一個黑人可以擔任教練呢!不過更早之前,1965 年的活塞總管 Don Wattrick 本來要先拔擢他成為史上第一位黑人總教練,然而最終活塞決定讓家鄉子弟 Dave DeBusschere 先出任球員兼教練。

之後 Lloyd 曾短暫轉換跑道至克萊斯勒集團(Chrysler Corp.)的道奇汽車(Dodge)任職。然而在 71-72 球季活塞進行了 12 場比賽後,總教練 Breda Kolff 在 11 月忽然無預警離職,Lloyd 臨危受命,決定接任總教練,成為自波士頓的 Bill Russell、西雅圖的 Lenny Wilkens 及金州的 Al Attles 後,NBA 史上第四位黑人教練,不過以上三位都是球員兼教練,若論起全職教練,Lloyd 可是首位黑人全職教練。不過活塞最終成為中西組墊底,西區倒數第二。隔年 72-73 球季,Lloyd 在開季七場比賽帶出 2 勝 5 敗的戰績後,交出帥印給 Ray Scott(很有趣的,當年 Scott 是 Lloyd 所挖掘),Lloyd 離開了教練一職,從此沒再出任教練。Lloyd 稱自己短暫的教練生涯是「糟糕」的,尤其當時主將 Bing 因為視網膜玻璃缺席該季大多數賽事,這讓 Lloyd 的執教戰績看來慘淡。

擔任教練的 Lloyd

然而曾經帶領勇士拿下冠軍的 Attles 就表示 Lloyd 的偉大毋庸置疑,說他「為我們大家舖平了床」。

Lloyd 之後又擔任了五年多的活塞球探,然後就離開籃壇工作,除了為底特律警察局管理青年隊,也在底特律教育委員會服務了八年,替中輟生及清寒學生提供工作諮詢顧問服務。之後很有趣的,Lloyd 前去他當年所挖掘、當教練時帶過的球員 Bing 手底下工作,Bing 後來創辦了賓恩鋼鐵(Bing Steel),Lloyd 擔任公關工作,那時已經發福到 270 磅的 Lloyd 笑著說:「他以前受我指揮,現在換我受他指揮。」他在那一直工作到 1999 年退休為止,他很少前去看球,也不常提及他當年的打球時光。

而長久以來,Lloyd 的知名度都不高,甚至連 NBA 裡的黑人球員都不曉得有這麼一位開拓者的存在。「當人們在討論黑人於歷史上的本週這類專題,然後彰顯那些偉大的黑人英雄,Earl 應該是其中之一,」Kerr 在 1988 年曾這麼說道:「大家都知道 Jackie Robinson,但為何他們都沒聽過 Earl Lloyd?」Bing 也說:「今日的球員不關心歷史,他們只關心當下、只關心金錢,他們大多數都價值觀有所偏差。」

後來的活塞超級新星 Grant Hill 當第一次聽到前輩 Lloyd 的故事時,驚訝的說:「身為籃球後進與(杜克大學)歷史系學生,對於我之前從未聽聞過他,深感愧疚。」

退休後的 Lloyd 搬到田納西的克羅斯維爾市郊 Fairfield Glade,與他的妻子 Charlita、三個兒子 Kenneth、Kevin 與 David 及四個孫子一起生活。

雖然 Lloyd 的故事仍然深深埋在許多籃球明星、經典球隊、全球化賽事的鏡頭之下,但開始有許多人們注意到 Lloyd 在歷史上的意義。1993 年 Lloyd 入選維吉尼亞運動名人堂,2007 年他的老家 TC Williams 高中的新體育館以他為名。2003 年終於獲選為籃球名人堂的一員,在名人堂儀式上,Lloyd 致詞表示:「在 1928 年我剛出生時,我是個大問號,然而在 2003 年,我成為一個巨大的驚嘆號了!」

入選名人堂的 Lloyd

「這是至高無上的榮耀。」Lloyd 這麼表示。

每每當有人談起他身為首位黑人 NBA 球員時,Lloyd 總說他不過剛好是「在對的時間及對的地方」而已。謙遜的 Lloyd 一直去強調自己並沒有那麼重要,他不認為自己比得上 Jackie Robinson 或是 Joe Louis(底特律知名的拳擊手)。但想想 1950 年的 NBA 只有四位黑人,是 Lloyd 他們推開第一扇門,並在種族隔閡仍深的 50 年代盡力的去打球、互相扶持、並提攜黑人後進,使得現在的 NBA 已經高達 80% 是黑人球員。

「我很感激那些拿我去與 Robinson 比較的人,」Lloyd 常保謙虛的說:「但這沒得比,他是一個靠自己打拼出來的人,你有遇過連自己的隊友不想跟你一起打球嗎?我從來沒有這種經歷。」

Lloyd 後來常常出現在 NBA 菜鳥的入門課程,分享他的心路歷程,雖然很少年輕球員可以體會 Lloyd 所處時代背景的艱辛及那些往事。Lloyd 也說只有一位球員曾經尋求他的協助,令人驚訝的,那位球員竟然是傑傲不群的 Stephen Jackson。


溫文謙遜的 Lloyd 一生都保持低調,對於自己立下的功績,他從不提起,默默的做著自己分內的事,好似他當年打球的風格。但是當他離去,許多人都紛紛致上他們的沈重哀悼,可以想見 Lloyd 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

「我們對於失去這位優秀校友深感悲痛,不論場上場下,他都是個開拓者及真正的冠軍。」西維吉尼亞州大校長 Brian Hemphill 發表聲明:「當 Earl 在 1950 年那重大的日子踏上球場,非凡的他理所當然為自己在民權運動中贏得了歷史性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他打開美國的平權之門。」

「NBA 大家庭失去了一位耆老名宿,Earl Lloyd,第一個 NBA 黑人球員,他鼓舞了大家。他在場上是個擁有技巧、典範、驕傲的謙遜紳士,」NBA 總裁 Adam Silver 發布聲明:「他留下許多珍貴資產與予這個他所協助融合的聯盟,整個 NBA 大家庭都會努力以彰顯紀念他,致上我們最深的慰問予 Lloyd 的家人。」

NBA 退休球員協會聲稱 Lloyd 在 1950 年的萬聖夜「永遠地改變籃球」,更盛讚他是「領袖、先鋒、戰士」。「我們謙遜地願意分享他的故事,Earl 開啟了一扇窗,讓種族隔離逝去並真正的改變了這個國家,」協會表示:「一位真正的美國歷史英雄已經離我們遠去。」

Vince Carter 也在推特上致意:「Earl 先生,願您安息。你為全部的美國黑人運動員開啟了至關重要的大門,感謝您!也為您的家人祈福。」

「我們球隊將永遠記得 Earl,不論是身為球員、教練、球評,他為籃球與底特律活塞所帶來的貢獻與影響。」活塞隊發表聲明。


這一切都從 1950 年的萬聖夜開始,而 65 年後,Lloyd 當年的艱辛終於開花結果。

「我不會妄自菲薄,也不會辜妄自大。我僅希望,我能為後人開創一條更康莊的大道,我想我做到了。」Lloyd 說。


願您安息。

創作者介紹

銀黑軍團 Black & Silver

阿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nshen
  • 很棒的文章,僅是提醒一下,Dave Bing是在1976年拿下的是明星賽的MVP,
    當然嚴格來說也沒有問,只是這樣寫可能會有誤導,恐誤會成例行賽MVP。
  • 多謝chinshen大大... 這邊真的是我資料看太不仔細所犯的錯誤,我真的以為是1976年例行賽MVP... @@ 抱歉抱歉,我馬上修正,感謝指教!^^

    阿怪 於 2015/03/10 1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