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的今天,不少美國以外的歐洲、南美,甚或非洲及亞洲的籃球好手,紛紛進入這籃球的最高殿堂 NBA 一較高低。根據統計,去年開季時,NBA 破紀錄的有來自 39 個國家的 92 位海外球員擠入開季名單,這已經是五分之一強的聯盟球員人數,當下只有三支球隊完全沒有海外球員。每年的選秀會上已經不僅限於 NCAA 的美國本土年輕好手,聯盟的球探遍佈世界,看看姚明、Andrew Bogut、Andrea Bargnani、Anthony Bennett、Andrew Wiggins,都是非美籍的狀元。

而一向以團隊球風著稱、兼容並蓄的國際陣容為傲的馬刺,更是這波國際化的翹楚,三巨頭中,法國主控 Tony Parker 出生於比利時,第六人 Manu Ginobili 是阿根廷人,而球隊老大哥 Tim Duncan 則來自維京群島。這支多元全球部隊,去年(2013-14)陣容最高達 10 位海外球員,再次刷新自己在 12-13 球季所創下的 9 位紀錄。

馬刺無疑地被認為是 NBA 重用海外球員的先行者之一,然而在馬刺國際化最成功的教材:後場雙雄 Parker 與 Manu 加盟之前的之前,得追溯到 25 年前的今天,馬刺隊史上第一位海外球員:Zarko Paspalj

 Zarko Paspalj  

 


 

1989 年的夏天,還在冷戰的末期,柏林圍牆也還沒倒塌。那時候已經是東鳥西魔對抗的尾聲,壞孩子活塞剛舉起冠軍獎座,喬神還在苦苦追逐第一座金盃;而籃球世界中最強大的聯盟中,球隊總管認為吸納新血只需要注意 NCAA 的大學男孩,不過鐵幕後的勢力正在衝擊這些「大學男孩」。

1988 年漢城奧運,擁有 David Robinson 的美國隊不敵蘇聯,最後只拿下銅牌,而金牌的蘇聯,銀牌的南斯拉夫,都擁有許多優異的歐洲好手,這捲起了 NBA 第一波籃球革命。

而馬刺有幸成為參與革命的種子之一,不過這得歸功於 25 年前的球隊助理教練:Gregg Popovich

Gregg Popovich  

Popovich 雖然現在是名動全球的王牌教練,但回到 1989 年夏天,他只是個不起眼的助理教練,前一個球季才加入 Larry Brown 為首的教練團,來到聖安東尼奧,當時一起抵達阿拉莫的,還有位名喚 R.C. Buford 的助理教練;年輕的 Pop 與 Buford 都專注於發掘人才,只看球技、不論出處,而在 1988 年美國兵敗漢城之際,Pop 就開始敦促球團去歐洲發掘球員,雖然當時聯盟氛圍普遍認為國際球員不諳英語、防守欠佳,加上離鄉背井,並不適合 NBA,這更讓球隊難以開出經費派遣球探前往視察。1989 年的夏天,時值兩年一度的歐洲錦標賽,馬刺總管 Bob Bass 終於不敵 Pop 的苦口婆心勸說,決定派人前往探訪,而 Pop 為擔任斥侯的不二人選。

塞爾維亞與克羅埃西亞後裔的 Popovich,畢業自空軍官校,大學主修蘇聯研究,服役期間也曾因為參與部隊的任務及球隊,於冷戰期間駐紮過歐洲,與當地球隊有過交手;後來擔任情報官的 Pop,當年也曾在南美打過些表演賽,回憶起那些歲月,Pop 說:「到捷克斯洛伐克、或到阿根廷、巴西,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裡充滿著很棒的球員。」 Pop 早早洞察到國際球員的天分與實力,1989 年的那個夏天,他在歐洲大陸上追尋這些籃球天才,找尋可以將技巧轉換至 NBA 的球員。而當時少數加入偵察行列的,還有勇士、老鷹、拓荒者、湖人。

「Donnie(Don Nelson,勇士教練)在那裡已經打下很棒的基礎,而 Nellie (Nellie Nelson,勇士球探,教練 Don Nelson 的兒子)與我,簡直就像在糖果店前的小孩,我們樂瘋了!因為這麼多天才球員!」Pop 說:「我們瘋狂的跑來跑去,盤算著要怎麼弄到這些球員。就好像是:『你選這位,我挑那位,你再撿那位,我則要這位。』」

「你不知道球員是否想要離開母國,也不知道他們母隊是否放行,甚至不知道他們合約是怎麼運作的,也不曉得 NBA 是否準備好迎接他們,那當下真的很有趣、但也充滿困惑。」Pop 回憶道。

而在當地尋找球員也會遭遇許多問題,語言是個大麻煩,球探通常找不到球員在哪打球、在哪練球、或是今晚球賽門票要在哪裡購買。「那裡還有許多黑箱,」Pop 說:「很多試著私下簽約。」

當年夏天的 Popovich,第一個目標是蘇聯的王牌後衛 Sarunas Marciulionis。其實 Marciulionis 在 87 年就被金州勇士在選秀第六輪選走,而亞特蘭大老鷹在 88 年也與他簽署過合約,但擔心蘇聯官方不會允許 Marciulionis 入境美國,所以沒有將合約生效。這兩年來,這位立陶宛人一直都跟勇士保持密切關係,勇士教練 Don Nelson 一直鎖定著他,球探 Donnie Nelson 甚至還睡在 Marciulionis 家的沙發上呢。

Sarunas Marciulionis & Don Nelson   

「我用俄語與 Marciulionis 交談,」Pop 說:「試著去抹煞 Nellie 過去兩年的努力,我想他當時不怎麼喜歡我。」Pop 意圖在未來老闆 Nelson 手中挖人看來是失敗的,Nelson 的手下 Sam Schuler 完美的達成任務:成功的簽下 Marciulionis。有趣的是,Schuler 後來在 1994 年被 Pop 挖走擔任馬刺的球員人事副總裁。

隨著 Marciulionis 的招募失敗,南斯拉夫王牌後衛 Drazen Petrovic 則老早在 86 年就被拓荒者選走,於是 Pop 把注意力轉向了另一位來自南斯拉夫的天才前鋒,當下歐洲最佳的小前鋒:Zarko Paspalj

 


Zarko Paspalj   

Zarko Paspalj,23 歲,六呎九吋,215 磅,高大的左手前鋒,有一手精準的長投遠射,以及不怕死的衝搶爭位。他是南斯拉夫國家隊的主力球員,也是南斯拉夫豪門突擊者隊(KK Partizan)的當家前鋒。

1966 年 3 月 27 日,Paspalj 在一個叫做普列夫利亞(Pljevlja)的小城鎮出生。Paspalj 十歲的時候,因為他父親的伐木工作,舉家搬到了狄托格勒(Titograd,現在的黑山共和國首都波德里查(Podgorica))。此時 Paspalj 開始打球,並進入了當地球隊布杜克諾斯(KK Buducnost),布杜克諾斯球隊戰力不佳,總是在降級邊緣徘徊,常是當地豪門球隊用來吸納新血與潛力新秀的所在。

當地有個流傳的小故事,80 年代初期,當 Paspalj 還在青訓系統,而布杜克諾斯即將面臨保級戰,而來訪的客隊又是豪門希伯納(KK Cibona,在 82-88 年曾拿下 14 座聯盟及歐洲賽場的冠軍)。這場勝負對希伯納無關緊要,但卻事關布杜克諾斯能否留在甲級聯賽,謠傳兩造有個交易,希伯納故意敗北,讓布杜克諾斯取勝保級,但條件是布杜克諾斯的青訓球員任希伯納觀看一週,然後自由挑選一名新秀離去。Paspalj 自然是球隊的王牌資產,未來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為了避免被希伯納發現,他們接下來禁止 Paspalj 參與球隊練習,最終沒發現 Paspalj 的希伯納挑走其他球員,而布杜克諾斯成功的秘密保留住 Paspalj!

KK Buducnost & Zarko  

1982 年時僅 16 歲的 Paspalj 就已經升上一軍,而他的南甲(南斯拉夫甲級聯賽)出道賽也是個傳奇。83-84 球季中,因為行政上的問題,即將在貝爾格勒(Belgrade )出賽的布杜克諾斯,先發球員都不能上場,教練只好派些菜鳥上陣,Paspalj 就是其中之一,他在這場比賽表現得好極了,自此之後,Paspalj 就一直是一軍的固定成員了。

1983 年 6 月,才華洋溢的 Paspalj 也進入了南斯拉夫青年國家隊,南斯拉夫正迎接他們的黃金一代,歐青賽上他們一路過關斬將,冠軍戰中經過艱辛的在二度延長賽,以 89:86 擊敗西班牙,奪得冠軍。Paspalj 攻下 13 分,包含延長賽中的 6 罰 5 中。這僅是他輝煌國家隊生涯的開端。

回到職業賽場,85-86 年,Paspalj 竟把球隊帶到聯盟第三,直到半準決賽才敗給最後的冠軍扎達爾(KK Zadar)。當年夏天,Paspalj 成為兩大豪門波士尼亞人(KK Bosna Sarajevo,位於現波黑首都塞拉耶佛)及突擊者(KK Partizan Belgrade,位於現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的爭奪對象。最終突擊者隊搶下了 Paspalj,打造了 80 年代的歐洲夢幻球隊,當時軍容壯盛,除了 Paspalj 外,86 年夏天他們還簽下了 18 歲的天才中鋒 Vlade Divac。

Zarko Paspalj  

ps. 當時的突擊者隊已經擁有了 Sasha Djordjevic、Slavisa Koprivica、Milanko Savovic 及 Goran Grbovic,而除了 Paspalj、Divac 外,還補進了 Ivo Nakic 與 Zeljko Obradovic。

86-87 球季,他們取得例行賽第二的成績,僅次於由歐洲籃球神童 Drazen Petrovic 領軍的豪門希伯納,但季後賽突擊者奪下了南斯拉夫聯盟冠軍,取得參與歐洲聯盟的資格。

成功緊接而來,21 歲的 Paspalj 因為在突擊者隊與季後賽的優異表現,首度入選 1987 年的南斯拉夫國家隊,在雅典舉行的歐錦賽中,Paspalj 排行國家隊第四得分手,協助南斯拉夫取得銅牌成績。87-88 球季的突擊者隊也在歐洲賽場力退眾豪門、殺入歐聯的首度四強決賽,最終取得第三名的佳績。

Zarko Paspalj  

1988 年的漢城奧運,Paspalj 已經成為領袖人物,這支擁有 Petrovic、Divac、Toni Kukoc、Dino Radja 的黃金陣容,首戰就面對強大的蘇聯,Paspalj 上陣全隊最高的 36 分鐘,攻下 20 分( 13 投中 7)、11 籃板,南斯拉夫雖然上半場領先 6 分,但最後還是敗給蘇聯。不過小組賽僅敗一場的南斯拉夫仍以 A 組第一晉級,一路殺入金牌戰再度與蘇聯交手。不過 Paspalj 這場被限制住只得 8 分,南斯拉夫最終只拿下銀牌,但這也是個很讓人驕傲的戰績了。在世界籃壇出盡鋒頭的 Paspalj,接著在麥當勞公開賽,面對來訪的 NBA 傳統勁旅波士頓賽爾蒂克,Paspalj 上半場的演出好似讓人見到世界最佳籃球員的身手,逼得 Larry Bird 及隊友們得輪番對付,才「搞定」Paspalj,但歐洲第一前鋒的名號已經不脛而走

Paspalj & Bird  

 

再把鏡頭拉回 1989 年的夏天,馬刺斥侯、同是塞爾維亞裔的 Popovich,在南斯拉夫於德國準備歐錦賽的練習場館中,會見了身為國家隊隊長的 Paspalj。當時的 Paspalj 又剛結束一個豐收的球季:先為突擊者隊捧回南斯拉夫盃,並在科拉奇杯(Korac Cup)中決賽第二戰攻下 22 分率領突擊者逆轉贏得冠軍。Pop 靠著 Paspalj 的朋友居中協助翻譯,兩造對彼此的合作有了計畫,Paspalj 也推掉了來自西班牙職業球隊的高薪挖角。

兩週後,就在南斯拉夫的黃金陣容,於主場札格雷布(Zagreb,現克羅埃西亞首都)靠著 Paspalj 攻下 26 分,力克希臘、終於贏得歐錦賽金牌之後,身為球隊第二得分手的 Paspalj,搭乘飛機前往德州,準備挑戰 NBA!歐洲第一前鋒 Paspalj,加上五月底才加盟馬刺的明星前鋒 Terry Cummings (88-89 球季以 22.9 分、8.1 籃板入選聯盟第三隊),以及 89 年選秀探花、全美最佳大學球員的 Sean Elliott (大四 22.3 分、7.2 籃板、4.1 助攻),還有已經讓馬刺苦等兩年、即將入隊的超級中鋒 David Robinson,這個前場陣容,絕對讓人期待!

Robinson & Cummings  


初來乍到美國的 Paspalj,以今日眼光看之,非常罕見的先入住 Popovich 的家中幾週,好試著融入新環境。他不怎懂英文,而更慘的是,Pop 不抽煙,而有強大煙癮的 Paspalj 只得到外頭抽煙,而德州夏天的溫度,差點讓 Paspalj 戒掉煙癮呢!

不過那個夏天,除了 Paspalj 駕臨德州外,還有四個東歐球員也一起來到美國,分別是 Paspalj 的國家隊隊友:籃球神童 Petrovic(拓荒者)、天才中鋒 Divac(湖人),還有蘇聯的 Marciulionis(勇士)、Alexander Volkov(老鷹)。值得一提的是,馬刺去年本想要動用第二輪選秀權(27 順位)去挑選 Divac,但認為風險太高而作罷,而 89 年選秀會就被湖人以 26 順位挑走。本來南斯拉夫國家隊的 Dino Radja 也要成為第六個加入 NBA 的國際球員,但卻因故無法加盟,他最後直到93-94 球季才成為綠衫軍的一員。

這五個外籍球員,清一色的東歐球員,是當時唯五的「完全海外球員」:沒有在美國大學接受過任何籃球訓練、完全由海外(歐洲)球壇培養,這在當時可說是轟動 NBA 的大事,運動畫刊特地打出「國際入侵(International Invasion)」的標題,以「綠卡五虎(Green Card Five)」來稱呼他們。他們的表現將動見觀瞻,這五人能在 NBA 取得多大的成功,可以說是 NBA 全球化的重要指標。

1989 年 7 月 29 日,25 年前的今天,Paspalj 簽下 35 萬的合同,成為馬刺隊史第一位歐陸先鋒

「他是歐洲頂尖前鋒之一,」一手促成這個簽約的 Pop 高興的說:「以他的體型來說,他是優異的持球者跟傳球者,還擁有良好的射程。」

 

相較於其他四人,英文一樣不大靈光的 Paspalj 很快的成為媒體的焦點、記者的最愛,他的快人快語、悠哉隨和的處事態度,讓人印象深刻。

在接受聖安東尼奧燈報(San Antonio Light)的採訪時,Paspalj 大方的表示:「我愛必勝客,哦,尤其是至尊披薩!那真的太棒了,我每週要吃五次,我還想在南斯拉夫開家必勝客呢!我也想見見 Eddie Murphy 跟 Whitney Houston 以及 Jack Nicholson;我想買台三菱汽車,我還很愛萬寶路香菸! 」披薩與香菸,Paspalj 的最愛,他的午餐飲料總是濃縮咖啡或是可樂,然而這些都是 NBA 球員最該敬而遠之的東西,傳說中他在歐洲打球時還曾在板凳上喝酒呢。而 Paspalj 面對他最熱愛的披薩,如是說道:「不是每個人都愛披薩,但我是,這超棒的!」

不過 Paspalj 的最大問題,也是基本上歐陸球員的問題:「防守」。六呎九吋的 Paspalj,雖然持球能力優異、還有一手精準的外線,但橫移速度較慢的他,轉型到球風更快、更強硬的 NBA 聯盟,將遭遇到不小的麻煩。在馬刺季前的訓練營,不管球風還是言語上的挑釁,老將 Cummings 就給他好好「震撼教育」了一下,Paspalj 說:「在 NBA,看來我會有大麻煩。」

剛好馬刺教練 Brown 又是出名的不愛使用新人,何況是來自歐洲的菜鳥呢?加上 Paspalj 前頭卡住的可是全美年度大學最佳球員、選秀探花 Elliott,Paspalj 只能打 Elliott 的替補位置,而看看 Elliott 都只能平均上場 25.1 分鐘,歐陸第一小前鋒的 Paspalj 看來也沒啥機會,加上馬刺先發大前鋒又是 Cummings,這更讓 Paspalj 毫無發揮機會。

而 Paspalj 的快人快語,讓他與教頭 Brown 的初次見面就給了教練不怎好的印象。當 Paspalj 在訓練營第一次見著以防守導向著稱的 Brown 時,他用著蹩腳的英語試圖向 Brown 說明自己的球風特色。「沒有防守,」Paspalj 說:「只有進攻。」而換來的是:「沒有球打,」Brown 的回應:「只有板凳。」

Pop & DRob & Larry Brown   

馬刺也一直對 Paspalj 的煙癮很有意見,他們希望能夠讓身為運動員的 Paspalj 戒掉抽煙這種惡習,Pop 甚至帶 Paspalj 前往波士頓的一家專門戒煙的診所,由一位俄羅斯醫生進行「催眠療法」,希望能夠協助 Paspalj 戒除煙癮。不過在當天治療結束時,Pop 叫著計程車準備接 Paspalj 離開,就在 Pop 告訴司機方向路線之後,他轉頭只見 Paspalj 已經點上打火機,抽著香菸了呢....

返回球隊的 Paspalj 登上球隊巴士,見到 Brown 教練的 Paspalj 笑著對他說:「教練,瞧瞧這個。」 Brown 只見到他滿嘴巧克力,心頭想著:「這是治療戒煙還是治療飲食失調?」

最終 Paspalj 一直沒法贏得 Brown 的信任,89-90 球季,這位歐洲王牌,奧運銀牌、歐錦賽金牌得主,僅打了 28 場比賽,總共只打了 181 分鐘(場均 6.5 分鐘),交出場均 2.6 分、1.1 籃板的慘澹成績

Pop 一直很堅信 Paspalj 的能耐,他回憶起那個球季時表示:「Zarko 有 47 英吋的跳躍力,而且是當時全世界最棒的射手,但他沒能發揮,只因為馬刺剛選上的 Elliott 是美國人。」

Paspalj 只能在垃圾時間上場,沒有發揮空間。他整個球季唯一的一次亮點,是 1990 年的 1 月 20 日作客丹佛金塊,在馬刺大比數落後的情況下,Paspalj 攻下整個球季唯一一次得分雙位數:13 分的成績(球季最高),僅僅在 14 分鐘(球季最高)的時間內辦到,還抓了四個進攻籃板、蓋了兩個火鍋。但其餘的 22 場比賽,他共只上場 167 分鐘,他的上場機會屈指可數,交出的數據更是乏善可陳,雖然阿Q的說,換算 36 分鐘來看,他可以交出 14.3 分、6 籃板、2 助攻、1.4 阻攻的水準表現。

而一起赴美的其他綠卡四虎,命運也大相逕庭,Paspalj 的老戰友、歐洲籃壇第一人的 Petrovic,第一年場均也只有 12.6 分鐘、7.6 分;蘇聯前鋒 Volkov,13 分鐘的時間交出場均 5 分的成績。但像 Marciulionis 跟 Divac,就有不錯的表現:Marciulionis 在開明的 Nelson 執教下,場均 22.6 分鐘、12.1 分,在 NBA 算是站穩了一席之地;Divac 也有 19.6 分鐘、8.5 分的成績,隔年更是接下湖人先發中鋒的位置,成為歐陸中鋒的成功代表之一。

失望的 Paspalj 就告訴在老鷹的 Volkov,球季結束後打算返回歐洲,「他在馬刺並不開心,」Volkov 表示:「Paspalj 希望能夠到會尊敬他的地方打球。」

 


即便場上不如意,但場下的 Paspalj 還是營造股小小旋風,除了深受媒體及球迷的喜愛,隊友們也對這位來自歐洲的高個感到新奇。Cummings 甚至還以蒙面俠蘇洛(Zorro)的主題曲為旋律,為 Paspalj 作了首歌:「Mark of Zarko」!

歌詞:
Onto the floor when the Spurs need to score,
Comes a forward known as Zarko,
When the game gets tight,
The opponents take flight,
When they catch the sight of Zarko,
They say from Europe he came,
To play the American game,
The Z in his name is for Zarko,
Zarko, the hoopster they all come to see
Zarko, who’s known by the sign of the Z

而馬刺的聖誕之夜,三位菜鳥(Robinson、Elliott、Paspalj)的扮相合唱,也廣為流傳,Paspalj 就打扮成蒙面俠蘇洛呢!

 

三菜鳥的扮相合唱

波士頓的前鋒 Kevin McHale 還開玩笑說,想將他下一個孩子命名為「Zarko」。「那是個很棒的名字,」McHale 說:「也可以拿來當作女孩的名字,有個像是 Zarko 的名字,你甚至不需要一個中間名。」

Paspalj 即便沒法上場,但私下的他仍是個好隊友,不過打球不開心的 Paspalj 雖然是計畫下個球季重返歐洲,但時間卻比他預計得還早,在球季結束前三天,馬刺裁掉了他。這是為了空出位置給前馬刺名將 Mike Mitchell 重返球隊,備戰季後賽;諷刺的是,這個球季 Mitchell 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歐洲打球。

馬刺的第一個外籍球員,就這麼讓人充滿期待的到來,但卻靜悄悄的結束。

 


2006 年,當 Paspalj 回憶起這短暫的一個球季,他說:「我會因為事情不如預期,而感到沮喪或難過嗎?我從沒有獲得公平的機會,接下來的 15 年都深深的困擾著我。我相信 Larry Brown 是個優秀的教練,但我不認為他有給我機會。」Popovich 與 Buford 都認為或許 Paspalj 太早來 NBA 了,聯盟畢竟還沒準備好迎接太多海外球員,而 Pop 與 Buford 在國際球員市場的眼光或許又太超前他們當時所屬的世代。

Paspalj 說:「當我從南斯拉夫前往 NBA 時,我是歐洲最棒的(小前鋒),我確定我至少可以幫助到球隊點什麼。」Popovich 回想起 Paspalj 也說:「他真的是很棒的球員。」

 

當 Paspalj 返回南斯拉夫後,馬刺工作人員前去 Pasaplj 所租的公寓進行清理,發現整個房間只有兩樣東西:一張床與一張遊戲桌,還有滿屋子的煙味... 據說房東過了好幾週都還清不掉那煙味--應該是萬寶路的味道。

 

而回到歐洲的 Paspalj 在短暫失意的一年後,重新接續他的偉大籃球生涯。

在返回歐洲賽場前,Paspalj 先在 1990 年世錦賽教訓了不給予他機會的美國籃球,世界籃協(FIBA)已經開放職業球員可以參與業餘比賽,不過上屆冠軍美國仍決定派出由大學生 Alonzo Mouring、Kenny Anderson 等人領軍的國家代表隊。在四強戰中,南斯拉夫與美國先行對上,但南斯拉夫黃金一代展現絕佳默契,傳導流暢、空切妙傳,美國隊無法招架,上半場就落後 8 分,即便美國在下半場猛力追到只落後 3 分,但 Paspalj 先是一計三分,菜鳥年一樣不受拓荒者重用的 Petrovic 又補上一顆,把比數拉開到 9 分差距,美國自此不敵,第四節一度落後達 19 分,最終南斯拉夫以 99:91 擊敗美國。Paspalj 精彩的砍進三顆三分,Petrovic 則攻下全場最高的 31 分。「打從來世錦賽時,我就覺得他們(南斯拉夫)是最佳球隊,」美國 K 教練賽後說:「我認為我們球隊打得很出色了,不然我們會輸到 30 分,他們打得太強了。」

冠軍戰面對的又是蘇聯,南斯拉夫兩年前才在奧運金牌戰慘敗給蘇聯,而上個月前的友誼運動會又在冠軍戰再度敗給蘇聯,不過那場比賽 Petrovic 跟 Divac 都缺陣,因此全員到齊的南斯拉夫,一字擺開 Petrovic、Divac、Paspalj、Kukoc、Radja 的陣容,在世錦賽金牌戰以 92:75 血洗蘇聯,報了一箭之仇,奪下金牌

Yugoslavia Big 3   

世錦賽後,Paspalj 重返突擊者隊,前一年的游擊者隊並不順利,接連少了 Paspalj 與 Divac 等主力,使得失去了歐洲聯賽的資格。不過 Paspalj 的歸隊,加上在西班牙也不順利的 Duško Vujošević 也返回突擊者,本季的突擊者試圖重返榮耀。

在美國悶一年的 Paspalj,歸來的一季(90-91)就拿下聯盟得分王,季後賽率隊殺入冠軍戰,雖然最後仍不慎敗北給完成三連霸王朝、由 Kukoc 率領的史普利特(KK Split,位於克羅埃西亞,Jugoplastika 及 POP 84 都曾是隊名,在 89/90/91 創下聯盟史上唯一的三連霸)。但 Paspalj 本季的表現仍吸引了多支豪門球隊的挖角,最終 Paspalj 選擇希臘傳統勁旅奧林匹亞科斯(Olympiacos,位於希臘雅典),高調轉會、前進雅典。而這可能是他生涯最成功的一次決定。

在那裡,Paspalj 將迎接職業生涯的巔峰。

Olympiacos & Paspalj  

 

奧林匹亞科斯才剛被希臘鉅子 Sokratis Kokkalis 收購,他希望扭轉奧林匹亞科斯這支老牌勁旅近幾年破敗的形象,自 1978 年後,「紅軍」(奧林匹亞科斯的暱稱)就沒再贏過冠軍,上個球季在希臘聯盟只有第八名的成績。Kokkalis 認為只有簽下一位超級巨星,才能改變球隊,而這位巨星就是 Paspalj;除此之外,Kokkalis 還邀請了名教頭 Giannis Ioannidis 加入,他曾協助同是希甲聯賽的阿里斯(Aris Thessaloniki,位於希臘第二大城塞薩洛尼基)拿下七次冠軍、多次歐聯四強。奧林匹亞科斯的球迷都對 Paspalj 心懷期待,當 Paspalj 九月抵達雅典時,許多球迷聚集機場,Paspalj 的加盟是希臘聯盟第一位外籍超級明星,指標意味濃厚。尤其 1991 年的夏天 Paspalj 又成功率領南斯拉夫,在金牌戰痛宰地主義大利 15 分,成功衛冕歐錦賽冠軍!教練 Dusan Ivkovic 表示南斯拉夫能夠擁有兩位全能前鋒 Toni(Kukoc)及 Palja (Paspalj 朋友對他的暱稱)在陣,是非常豪華且奢侈的。總計 Paspalj 接連三年(89 歐錦賽、90 世錦賽、91 歐錦賽)為南斯拉夫拿下金牌!南斯拉夫已經成為世界籃球第一勁旅,間接導致 1992 年巴塞隆納奧運的美國夢幻隊的誕生

Yugoslavia  

而已經是歐洲名將的 Paspalj,也即將在希臘掀起一陣旋風,成為籃球場上的神。

Zarko Paspalj  

Paspalj 在希臘聯盟根本隻手遮天,他以場均 33.7 分的表現拿下聯盟得分王,也曾單場豪取 46 分,他是球隊門面、毫無死角的得分機器,三分神準、罰球穩定,Paspalj 並以一己之力把奧林匹亞科斯帶回暌違多年的總冠軍賽場,雖然最後不敵同城的帕奧克(PAOK Thessaloniki),但球隊領袖 Paspalj 也在冠軍戰以 20 投 12 中攻下了 35 分的逆天表現。

球季結束後的那個夏天,是籃球迷引頸期盼的 1992 年巴塞隆納奧運,美國派出夢幻籃球隊,世人期盼連續三年毫無敗績的南斯拉夫能夠與之一搏,無奈南斯拉夫因為內戰,使得南斯拉夫遭到制裁,無法派軍上陣奧運。而從南斯拉夫獨立出去的克羅埃西亞,則抱回銀牌,並成為美國夢幻隊在整個奧運中,唯一一個能與之對抗的球隊,然而克羅埃西亞陣中雖有 Petrovic、Kukoc 等人,但克羅埃西亞的陣容只有五人是前南斯拉夫國家隊的成員,塞爾維亞裔的 Divac、Paspalj 等人都沒法上場,NBA 以外的最強球隊南斯拉夫對決美國夢幻隊的經典對決,就這麼與世人永遠無緣了。

度過那讓人扼腕的奧運會夏天後,92-93 球季 Paspalj 在希臘的第二個球季,紅軍進行大幅補強,這讓 Paspalj 成功率領奧林匹亞科斯拿下 15 年來的首座聯盟冠軍、成為希臘第一!Paspalj 成為球隊關鍵球員,在季後賽的半準決賽,他先以 22 投 13 中的成績(含三分球 4 投 3 中)攻下 44 分讓球隊獲勝,在半準決賽中,面對的又是紅軍在希甲的世仇:綽號「綠軍」的帕納辛奈科斯(Panathinaikos,位於雅典)。兩隊是著名的死敵,例行賽紅軍正是靠著擊敗綠軍拿下聯盟冠軍,不過靠著 Paspalj 的好表現,紅軍再度高奏凱歌。

Red & Paspalj  

這個球季,在多位新援的加盟下,Paspalj 場均只有 25 分,不過他開幕戰攻下的 56 分,則成為希甲目前的紀錄保持人。

而歐聯賽場,Paspalj 帶領奧林匹亞科斯差點殺入四強,因為關鍵時刻的判決,使得紅軍無緣四強,不敵擁有 Paspalj 前隊友 Kukoc 的 Limoges CSP,Limoges CSP 最後則拿下冠軍。

Zarko Paspalj  

93-94 球季,Paspalj 在希甲的第三個球季。奧林匹亞科斯拿下雙冠王(聯盟跟杯賽),但 Paspalj 的投籃數據卻開始下滑,他變得糟糕且不穩定,得分偶爾爆發,不然就是隱形消失。而他原本穩定的罰球,從頂尖的 86% 驟降到 50% 以下,表現起伏不定。雖然 Paspalj 一樣引領球隊,殺入隊史首度歐聯四強,在準決賽靠著 Paspalj 的 22 分及美援 Roy Tarpley 的 21 分,奧林匹亞科斯以 77:72 擊退死敵帕納辛奈科斯,挺進冠軍戰。而冠軍戰面對來自西班牙的尤文圖特(Joventut Badalona),上半場的 Paspalj 仍大殺四方,上半場就攻得 15 分,但關鍵讀秒時刻,紅軍以 57:59 落後,但此時 Paspalj 爭取到兩罰的機會,然而他卻兩罰盡失!即便最後爭搶到籃板,但匆匆執行最後一擊的 Paspalj 仍沒法把握住,使得奧林匹亞科斯最後與歐聯冠軍緣鏗一面。Paspalj 在下半場打得一無是處,即便上半場的好表現讓他獲得 MVP 的獎項(中場就投票),不過下半場一分未得,罰球全場 10 投僅 3 中,這開始讓許多人對 Paspalj 不滿。尤其是之後接受電視訪問時,坦率的 Paspalj 承認在關鍵兩罰時,他早認為自己投不進,這也被認為是 Paspalj 離開紅軍的導火線。總之罰球問題造成 Paspalj 接下來生涯的困擾,也讓他從歐洲最佳射手之一,變成一個只能靠著經驗、狡猾、技巧去討生活的普通前鋒,雖然他仍是充滿經驗且才華洋溢的球員,但因為外線的失準,讓他失去早年的活力與破壞力。

Paspalj 在紅軍的日子已經開始倒數。奧林匹亞科斯在希甲季後賽對上帕奧克(PAOK)的系列,首戰最後讀秒階段,當 Paspalj 站上罰球線時,他之前可是悽慘的 7 罰 1 中,在他兩罰俱中後,可以聽到全場球迷鬆了一口氣的大聲歡呼。但在系列第五戰,他的投籃又驚奇的回春,20 投 12 中,包含上半場的一記壓哨三分,以 30 分的表現帶領球隊以 70:65 險勝帕奧克(PAOK),以 3:2 拿下系列、取得冠軍,然而這也是 Paspalj 在紅軍的最後一戰了。

Paspalj 狀況的起起伏伏,加上與球隊間的爭執,這造成了當時希甲最勁爆也是很諷刺的轉會。

1994 年 8 月,奧林匹亞科斯竟然將 Paspalj 交易到世仇球隊帕納辛奈科斯!

Paspalj 與紅軍高層關係的惡化,加上他被交易到死敵綠軍,這激怒了奧林匹亞科斯的球迷,但卻讓帕納辛奈科斯的球迷感到振奮,這不但是讓綠軍獲得一位仍在巔峰的王牌,更是因為從世仇手中奪走他們的最佳球員。綠軍認為他們在緊接而來的 94-95 球季將在希甲與歐聯賽場都會有很好的表現。

已經擁有許多名將的帕納辛奈科斯,Paspalj 的到來被認為可以引領眾人拿下冠軍。

Panathinaikos & Paspalj  

可以想見,紅軍球迷已經將之前對 Paspalj 的喜愛轉換成仇恨,兩隊第一次的交手在希臘杯(Greek Cup),紅軍球迷激烈的吵鬧叫囂,這讓 Paspalj 交出生涯最差的比賽之一:3 分(11 投 1 中),好在帕納辛奈科斯以 42:40 慘勝。而一個月後,Paspalj 在聯盟再次面對前東家,他開賽一分鐘內以連續三記三分為比賽拉開序幕,但最後綠軍以 65:67 吞敗。

不過轉隊並沒法掩飾 Paspalj 的狀態下滑,雖然他仍交出場均 19 分的成績,把球隊帶入聯賽第二名、歐聯四強(Paspalj 也很神奇的分別在三支球隊殺入三次歐聯四強),但卻已經不再能隻手撐天、一肩扛起球隊勝負,聯賽與歐聯最終都敗給老東家紅軍,這也讓帕納辛奈科斯的球迷對 Paspalj 感到失望。最讓人感到無奈且諷刺的,是在紅綠兩軍於歐聯四強的對戰中,兩隊球迷都在大聲噓他...

Panathinaikos & Paspalj  

不過拋掉在希臘的紛紛擾擾與失望挫敗,球季後 Paspalj 與南斯拉夫國家隊重返被禁賽三年的國際賽場,1995 年歐錦賽於 Paspalj 東家綠軍所在地的雅典舉辦,這屆歐錦賽成為史上有名的賽事之一。

Zarko Paspalj  

雖然沒了克羅埃西亞的隊友,但身為國家隊隊長的 Paspalj,仍率領求勝若渴的南斯拉夫在歐錦賽中取得全勝,先是在四強賽碾碎地主希臘國家隊,然後金牌戰對決擁有 Arvydas Sabonis 及 Marciulionis 的立陶宛。立陶宛才剛在四強賽擊敗克羅埃西亞,不然金牌戰差點就上演南斯拉夫內戰。

但是金牌戰仍是歐錦賽史上的經典比賽。南斯拉夫因為才剛擊敗希臘,使得全場 2 萬名觀眾都倒向立陶宛,齊聲為立陶宛加油;而在一些爭議判決下,立陶宛甚至一度罷賽,搞到南斯拉夫的 Aleksandar Đorđević 都要去勸立陶宛回到場上,比賽激戰到最後,由南斯拉夫以 6 分取勝。南斯拉夫重返國際賽場,就拿下金牌,可以想見南斯拉夫的強大實力,雖然 Paspalj 已經慢慢淡出主力陣列,但賽後休息室中只見 Paspalj 興奮的抱緊獎座,在國家隊的 Paspalj 總是特別開心。

(ps. 本屆歐錦賽發生許多特別事件,包含頒獎儀式上,希臘觀眾仍大聲高喊立陶宛才是冠軍,而第三名的克羅埃西亞因為南斯拉夫同台的原因,全隊拒絕上台領獎。)

1995 年夏天,剛奪下歐錦賽金牌的 Paspalj 轉會雅典的帕尼奧尼奧斯(Panionios),這是個小球會,但教練是 Pasaplj 的國家隊教練 Dušan Ivković;他了解 Paspalj,對 Paspalj 有如父親般的指導,讓 Paspalj 重拾信心、找回手感,對戰 Iraklio 的比賽 Paspalj 罰球連中 15 記,對戰 Sporting 的比賽中攻得 42 分,這是他自紅軍以來的希臘職業生涯第二高分。Paspalj 與 Ivkovic 這對師徒率領帕尼奧尼奧斯登上 95-96 賽季第三名的位置,季後賽帕尼奧尼奧斯打入四強,差點擊敗老東家帕納辛奈科斯;不過隨後的季軍戰系列,Paspalj 交出 27、26、17 分的成績,橫掃帕奧克(PAOK)拿下第三名。

 

1996 年,於美國舉行的亞特蘭大奧運,Paspalj 重返睽違六年的籃球王國。南斯拉夫與美國的夢幻對決,推遲了六年,終於在金牌戰相遇。而已經 30 歲的 Paspalj 卻打出讓是人大為吃驚的巔峰比賽。

球賽一開始,南斯拉夫竟一直保持小幅度的領先,主要就是靠著 Paspalj 的無所不能:底角三分、跟進籃板補進、快攻上籃,抄截搶板,無處不發的中距離跳投,在隊友無法順利攻堅下,Paspalj 在短短 14 分鐘內就砍下 16 分;加上南斯拉夫屢屢造成美國犯規,並把握住罰球,一路領先。

美國開賽擺出歐天王 Hakeem Olajuwon 跟郵差 Karl Malon 先發。Paspalj 對決郵差的局面,在 Malone 兩犯後,換成 Barkley vs. Paspalj,有趣的是美國第二個上場的中鋒就是 Paspalj 前隊友馬刺的 David Robinson。

美國憑藉 Robinson 的強攻禁區咬住比數,而南斯拉夫靠著 Paspalj 的中距離也能保持小幅度領先,但在 Robinson 造成 Paspalj 三犯後,情況有了改變。美國在 Barkley 也兩犯的情況下,把 Shaq O'Neal 調上與 Robinson 組成雙塔,而 Paspalj 因為犯規麻煩只能下場,這讓美國掌握禁區優勢,中場前兩分鐘一舉反超,上半場反以 43:38 領先。

下半場 Paspalj 氣力放盡,只再得 3 分,全場上陣 32 分鐘、11 投 8 中,19 分、2 籃板、2 抄截的成績;而他前隊友 Robinson 則是 28 分、7 籃板。南斯拉夫最終以 69:95 不敵美國,取得銀牌。

Paspalj 的驚豔演出,讓地主亞特蘭大老鷹為之一亮,立刻邀請 Paspalj 參加訓練營,看來 Paspalj 又將重啟 NBA 之門。然而他只在亞特蘭大待了一週,就放棄了保證合約,宣稱因為家庭因素返回歐洲。不過 Paspalj 本來差點要重回由 Ivković 新執教的紅軍,但後來發現所謂的「家庭因素」其實是 Paspalj 得回去處理在雅典的外遇事件,這最後讓 Paspalj 的 96-97 球季得在法國的巴黎競技隊(Racing Paris)展開,他率領巴黎競技拿下 43 年來的首座法國聯賽冠軍。

97-98 球季,Paspalj 返回第二家鄉希臘,加入老牌球隊阿里斯(Aris),阿里斯已經積弱不振許久,不過 Paspalj 仍能交出漂亮的成績單,對上老東家及各強隊都有優異的表現,還協助阿里斯捧回希臘杯,也是 Paspalj 的最後一個大賽冠軍了。1998 年 2 月,許多隊友因為被積欠薪資拒賽, Paspalj 又開始有傷在身,即便一開始能帶傷上陣,但隨著 Paspalj 的球季報銷,阿里斯最後慘遭降級。

98-99 球季,Paspalj 的最後一個賽季,Paspalj 加盟新出爐的歐洲冠軍義大利波隆納隊(Kinder Bologna)。然而因為過去的傷勢以及長年煙癮,導致水準平平、場均 5.4 分、3.7 籃板的 Paspalj,在 98 年 12 月被裁掉,Paspalj 宣布退休

Bologna & Paspalj  

Zarko Pasplaj,他的職業生涯終於告一段落。這位高大射手、全能球員,擁有多項技藝、勇於領袖的男人,就在 32 歲時離開了球場。

 


Paspalj 的 NBA 生涯看來不值一顧,但或許是他太超前他的時代,也或是當時的馬刺沒有給他太多機會。看看持續待在美國的 Petrovic,一開始也是不受重用,但隔年轉隊後 Petrovic 先站穩替補角色交出場均 12.6 分的成績,接著在籃網成為固定先發,接連有 20.6 分、22.3 分的水準,還入選年度第三隊。但 Paspalj 說:「每個人都說:『對 Zarko 而言,在美國打球一定像是美夢成真。』但我在南斯拉夫已經有個很棒的生活了。」

Pop 跟 Buford 並沒有因為 Paspalj 的失敗而停止他們對於海外球員的看法,他們認為世界上的好手正在快速的拉近與 NBA 間的距離,當 1992 年夢幻隊大殺四方時,當時 NBA 只有不到兩打國際球員,來自 18 個國家。當時有歐洲教練指出美國籃球領先歐洲 20 年、甚至還有人認為美國夢幻隊是永不可能被擊敗的,但才 10 年光陰,2003 年一位來自南美阿根廷的白人後衛,就打破了美國夢幻隊無敵的傳說,當時美國板凳上的教練與助理教練,剛好也叫做 Larry 與 Gregg。與 Brown 一起從馬刺去職的 Pop,之後在 Don Nelson 的勇士隊效力兩個球季,然後在 1994 年返回馬刺出任總管,他很快的回挖兩人出任他的左膀右臂:Schuler 接任馬刺球員人事總管,還有 Buford 成為馬刺首席球探。在「國際入侵」、「綠卡五虎」後的 90-95 年間,即便 Petrovic、Divac 等人的成功,加上蘇聯及南斯拉夫解體,還是沒造成海外球員大舉入侵。這期間在選秀會上被選中的 324 位球員中,只有 8 位來自海外,都不是首輪順位,只有 Toni Kukoc 拿下過 NBA 冠軍。

但第二波國際入侵開始醞釀,1995 年的 Sabonis,1996 年的 Peja Stojakovic 跟 Zydrunas Ilgauskas,1998 年的 Dirk Nowitzik,引起新一波外籍球員潮。

而 Pop 與 Buford 的先見之明有了成效,他們更開發出另一種型式:「二輪選上、海外放養」。 他們廣佈海外的球探系統、深入各聯賽的扎根基礎、以及 Buford 每年都會固定出巡歐洲的視察之行,再再讓馬刺先以二輪順位選中充滿潛力的年輕好手,然後讓他們繼續在歐洲賽場歷練。「我厭倦了選些二輪球員,然後 10 月 15 日裁掉他們。」Buford 說:「你在浪費這些資源。」這樣的模式讓馬刺可以不佔球員位置及薪資空間。

從 1999 年的 Manu、Gordan Giricek 開始(馬刺原本想在首輪 29 順位選 Andrei Kirilenko,但被爵士 24 順位攔胡),馬刺接連挑選了許多海外球員。「聖安東尼奧是第一支開始這樣搞的球隊,他們選了 Ginobli 跟 Giricke,」前太陽與湖人教練 Mike D'Antoni 笑著說:「這真的是他們第一次偷偷來的案例。」

兩年後的 Tony,再來隨著 Rasho、Beno、Hedo、Fabricio、Ian、Tiago、Cory、Patty、Boris、Nando、Aron、Marco 的加盟,馬刺成為一支國際化球隊,這一切或許都得回溯到 25 年前的 Zarko。時光荏苒,25 年後,馬刺在剛結束的選秀會二輪選上的 Nemanja Dangubic,巧合的是,他也是來自塞爾維亞,Paspalj 與 Divac 的故鄉。

 

對國際球員而言,那裡是麥加。」現在是塞爾維亞奧委會的主席的 Divac 談到聖安東尼奧時這麼說:「Pop 就是那種會打開門的人,你知道如果到那裡打球,你會得到機會去展示你的本領。」

 

 


 

Zarko Family  

2005 年退休後的 Paspalj 接受電視訪問時,樂天地彈著煙盒,訴說他心臟的毛病。大煙槍的他,在 35 歲(2001)生日前夕,在雅典與友人踢足球時,心臟病發作,緊急送醫住院了好幾個星期。緊接著六月時,又發生第二次,在 2002 年他幾乎整年都在與心臟毛病手術搏鬥,愛吃美國披薩、肉食可是家鄉傳統的他,甚至因此開始吃素。他表示其實之後還有兩次心臟病發作,只是沒有嚴重到要送醫而已。身為第一批赴美挑戰的歐陸球員,Paspalj 說:「即便這個(心臟病),我也創下紀錄。」醫生雖然也提醒他:「戒煙吧,遠離那些壞習慣。」但有可能嗎?

回顧當年的 NBA 之行,「在我那個年代,NBA 跟現在是完全不同的,」Paspalj 說:「當時他們根本沒有壓力要去世界上找尋球員,他們本土已經有很多好手了,加上大多數美國教練都很保守。」

「現在,NBA 開啟大門。」

Paspalj 現在居住在貝爾格勒,偶爾也會待在希臘。他也參與了好友 Divac 所發起的七人小組(Group 7)活動,這是個用來幫助南斯拉夫內戰中,無家可歸、飢餓交迫的兒童。2009 年,Paspalj 接受身為塞爾維亞奧委會主席 Divac 的請託,擔任副主席。

Divac & Paspalj   

當被問到 1996 年,他在奧運會場對戰美國大殺四方後,怎麼不留在亞特蘭大嘗試再次挑戰 NBA 時?「如果我頭腦清醒點,」Paspalj 說:「我想我會做得更好。」

而當提起聖安東尼奧,Paspalj 仍會微笑,他說結識 Popovich 跟 Buford,是他在馬刺短短一個球季中最棒的部份。當 Pop 他們若有前往貝爾格勒的視察之旅,Paspalj 也會前去拜訪,自己也一直在遠方支持這隻老東家。

「即便我現在說到這些,我仍然激動不已,」Paspalj 說:「我是當時少數感受過這種氛圍、見識過這些改變的球員之一,我身處第一線,我是先行者。」

 

創作者介紹

銀黑軍團 Black & Silver

阿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
  • egglab6987
  •  如果不抽菸的話,可能已經有個偉大的NBA生涯了.
  • 只能說那個年代真的很不給歐洲球員機會啊....

    阿怪 於 2014/08/05 01:04 回覆

  • Ryan34n
  • 我居然還聽過這號人物,請問作者,他的姓氏沒錯吧?當時我還把他的名字,拼成Paspail.

    那時候,舊雜誌有介紹一些外籍球員,如Manute Bol, Detlef Schrempf和Paspail,以及Chris Welp這名德國中鋒(本人曾看過76人隊的經典賽事,見過他打球,真是榮幸,XD).

    不過,作者提到的一號人物,是我最想念的.被Nelson教練慧眼相中,當時隸屬於蘇聯的第一射手Marciulionis.

    Marciulionis最大的問題,就是受傷,"停"了一整季,讓他的得分,從在勇士的14.7分,降到了轉到超音速(現雷霆)時得9.3分,他的攻擊本事,就是行進間的急停跳投.

    也就在那時,他的NBA生涯,宣告結束.

  • Zarko Paspalj,應該沒錯,wiki也這樣寫.... haha

    Welp也為馬刺效力過耶!也跟Paspalj一樣在89-90球季效力。(Welp來自德國,後來季中又被馬刺拿去交易換回Uwe Blab... 另一個德國人)

    Marciulionis也是個好手!Don Nelson真的很會用鋒衛球員~~

    阿怪 於 2014/08/05 01: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